搜索

反抗人设的苏有朋们正被人们当作“英雄”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18 19:14 | 查看: | 回复:

  最近一周,“乖乖虎”苏有朋在社交网络上又火了。在《创造营2019》中,他变瘦了,变白了,还秀了一段唱跳rap。

  又有许多人开始回忆“乖乖虎”苏有朋,对早年偶像的怀旧,既是对过去追星岁月的缅怀,也是对如今单一化偶像工业的不满意。

  而苏有朋一直在反抗被塑造的“乖乖虎”形象,也以一种反抗的姿态出现。通过反抗人设,偶像们试图展现他们“真实”的另一面。那么,反抗人设,是否是更高级的“人设”?

  “不用怀疑,叫他明天带着学生证来证实一下不就好了。”宋文善对工作人员说。建国中学,台湾最著名的男子高中,多少尖子生卯铆足了劲想挤进去,仿佛大好前程就在一步之遥,而这片光明图景中,当艺人这个选项,并不在其中。

  第二天,15岁的苏有朋果然带着建国中学的学生证来面试了。宋文善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本来嘈杂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被这小伙的高学历震慑住了,在一旁的苗姐和我却是一阵心喜。”

  看着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穿卡其色学生制服的苏有朋在遴选现场的角落里安静看书,宋文善的心中萌生出与“妈粉”们一样的念头:他真像我儿子啊。后来苏有朋虽然唱歌跳舞一点儿都不会,但因为出众的气质入选“小虎队”。

  团队给他安了一个学霸兼阳光少年的人设,亿万青少年(包括他们的父母),都爱上了年纪最小、最乖巧的“乖乖虎”。

  建国中学不认偶像,只认成绩。他们都等着看苏有朋“自食其果”,在成绩上狠狠地跌跟头。把“乖乖虎”视为异类的目光,将他置身于一种可怕的孤独。高一起他就感受到同辈的敌意,有人说要把他拉到厕所打一顿,有人在墙上写他的名字当飞镖的靶心。在学校里,他永远低着头走路。

  “如果连苏有朋都考输的话,就真的丢脸死了,回去怎么向父母交代。”一次月考成绩进步得到老师表扬后,苏有朋听到同学这样议论。压力、名誉、众人的眼睛、关心、面子、前途之间,隐隐约约牵引着一条看不见的线。

  重压之下,他会莫名缩在家里沙发上大哭,当时电视里播着一部电视剧《谁杀了大明星》,苏有朋在周记里写道:“谁杀了大明星,我要去死,我要让你们知道社会压力、歌迷关心,全部都是压力。”歌迷寄来的鼓励的话对他来说,“是一记记的天打雷劈,可以打死我、压死我。”

  后来的故事里,苏有朋仿佛是一个抵抗人设的英雄。他先是以全台湾理工科第五的成绩考入台湾大学最好的机械工程系,不久选择退学,只身抵抗报纸连篇累牍的骂声。小虎队解散之后,他一度陷入困境,他唱歌、上综艺、演戏、导演……他反抗人设之路,都写在了《创造营2019》导师首秀的rap歌词中:

  十几岁的一场试镜,那天起人生不再自定……为了满足期待,被冠上乖乖的仪态……其实有点坏坏,才是My tape。

  王俊凯说他爸才是我粉丝,出道三十年还没退休,就是我本事,我的左耳听见风声,难忘五阿哥的童真,宝藏杜飞怼人可怕的很,吐槽之王,我宝座荣登,越是不被看好,越要证明我不会被绊倒……走过低谷才有资格胜利……

  爆红没有理由,长红一定有理由——在一片怀旧声中,苏有朋因为成功反抗既有人设的束缚,再度回归“优质偶像”之列。

  红,是一门玄学。在《创造101》之前,没有人会想到杨超越这样的“锦鲤女孩”,会收割大批的粉丝,而在《创造营2019》之前,也没有人会想到“五阿哥”,会以“偶像”的身份重新回归大众视野。

  在近期《最强大脑》综艺引发的争议之中(这瓜太复杂了,这里就不展开了),身陷风波的节目制作人桑小洁曾在微博上写道:“做节目的人遇到杨超越这样的选手,简直做梦都要笑醒!人气是种很玄的东西……科学能解释吗?”

  人气虽玄,但还不是完全无法解释的东西。从苏有朋的回忆录来看,他是在反抗外界给予他的“好学生”束缚。不过,有人就是能把人设玩出花来,把“反抗人设”也当作一种人设来经营。比如最近因《我和我的经纪人》而屡上热搜的杨天真。

  腾讯《我和我的经纪人》(2019)第一期画面,杨天线年,杨天真曾接受过《人物》杂志采访,敢言的她透露了很多圈内人设操作。她早年是范冰冰的宣传经纪,为她成功塑造了“范爷”人设。十年前,范冰冰因为美艳的长相,在负面新闻中徘徊不前。有一次粉丝在机场喊了一句“范爷”,范冰冰一脸迷茫问他们在喊谁,但这却给杨天真带来了灵感。她开始通过穿衣、广告等方式,为范冰冰打造破除以往人设的形象。最出名的,应该是那则以“不跟随”为主题的手机广告,广告语被网友奉为“神级文案”——

  人设经济之下,有标识度的形象肯定会让艺人受益——简单直接的标签,能够起到迅速吸粉的作用,只要有粉丝,就有变现的潜力。

  当名人跌了下去,接受媒体和公众的辱骂,经纪人可能会建议他们采取英雄般的抗争姿态。这种“反抗人设”背后,蕴含的是价值输出。

  不是所有的反抗都会赢得大众的认可。早年苏有朋反抗“乖乖虎”人设,不就被人骂个半死。他当时甚至都不敢上街,心思重的他觉得一上街就会有人骂他。郑爽用暴躁的真性情反抗“乖乖女”人设,也被公众总结为“被娱乐圈逼疯”了。

  朱亚文为打破正剧小生的刻板印象转型为“荷尔蒙”被人形容为“油腻”,张震为转型出演网剧《三生三世宸汐缘》,网友也吃惊地发问:“震啊,你是不是被逼的啊,是的话你就眨眨眼,是欠债了还是咋的了?”

  《日本传媒文化中的偶像明星》(Idols and Celebrity in Japanese Media Culture)

  想成为“英雄”,你必须按大众接受的方式反抗,必须输出大众喜爱的价值观,而大众的价值观也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今天苏有朋变得不乖了,就不会有人指责它;“范爷”人设今天也不会如之前流行了,女性也不愿意用男性的标准来定义自己的存在。

  这条路的确不是永远的康庄大道。范冰冰曾在综艺节目中说,自己私下里并不是“范爷”。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当了许久“行走的荷尔蒙”的朱亚文,听到经纪人问他自己想要什么,感慨道,五年了,你终于想听我要什么了;而近期事业上升的白宇,坦言不想过多上综艺,多曝光意味着树立固定形象,而演员不能让自己的人设大过角色。他们也想反抗人设。

  这就像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序列,区别在于有人自愿打破束缚,有人为了受欢迎被动配合。而在人设崩塌屡屡成为现代造星工业的剧本之时,反抗人设又多了一重“英雄”意味,它象征着自我的叛逆与本真的力量,向造星工业吹响对抗的号角,然而它真的在体现人自身的多面性吗?我们追求的所谓“真我”,真的是真实的自我吗?

  “苏有朋依然很帅,新的舞蹈很好看”,他继续反抗着他的人设,新的采访表现出他对饭圈词语好像了如指掌……杨天线年整体行业形势不好,几个艺人的形象要重新规划……时代我们无法左右,人设游戏,真也好,假也罢,还远没到散场的时候。

本文链接:http://rachmashop.com/dingyizidingxingzhuang/116.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