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铜雀台娱乐 > 定指 >

朱炯:我一直在等待适合我的机会 成绩还未定指标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13 15:27 | 查看: | 回复:

  记者陈伟报道 暂别职业足球圈两年多,“理想主义者”朱炯又回来了,这一次,他重新出山的所在,还是上海,还是上海申鑫。这是一个熟悉的地方,当年他曾带领申鑫征战中甲、中超。

  2009年初,那时候球队还是“南昌衡源”,朱炯取代了李晓,出任球队主帅,与俱乐部签订了一份为期8年的合同,这是中国足坛罕见的超长合同,可见俱乐部当时对朱炯是相当认可。在执教南昌的首个赛季,朱炯率领球队以中甲第二的身份冲超。2010年的中超赛季,南昌遭遇开局三连败,但他最终率队以第13名的成绩保级。2011赛季,球队深受引援不力、核心离队的影响,但朱炯仍率队在倒数第二轮实现了保级,最终排名第14名。2012赛季,球队搬至上海,改名上海申鑫,经历了一个半赛季之后,在不敌恒大之后,朱炯下课。

  但同样这支球队也是陌生的,自2013年离开申鑫之后,朱炯先是到了人和,历任球队技术总监、预备队主帅以及从2014年4月起担任人和主帅,直至次年的4月份离任。离开人和之后,朱炯选择了暂时休整。到他决定重掌申鑫,已经过去了4年多,情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申鑫在中甲蛰伏了两个赛季。朱炯第一次执教申鑫,执教第一年就帮助球队冲超,并带领球队征战中超。第二次接手球队,俱乐部没有对朱炯提出硬性冲超的目标。对于朱炯来说,他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打造球队,他希望自己的这次执教可以一步一个脚印,实现自己的足球理念和梦想。申鑫方面十分支持朱炯,俱乐部投资人徐国良表示会给他“无限的信任”,希望他可以率领申鑫闯出一番天地。

  申鑫与朱炯的协商十分顺利,朱炯终于等来了自己想要的机会,正如他所说,“教练选择俱乐部,俱乐部选择教练,大家都要选择合适,就像结婚一样,不是说多么郎才女貌,而是要看在一起过日子是不是最合适。”

  对于自己坚持的足球理念、执教要求,朱炯表示,一定会“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哪怕有一天失败了,没事,我认了。”在他看来,如果“因为压力而妥协,总有一天会让自己感到后悔。”

  朱炯:我确实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执教一线队了,也不是说我没有机会去执教一线队,只是我觉得我要找一个能够适合我的环境,或者说是找一个能够让我安安心心去做事的俱乐部,需要一点耐心。现在足球的圈子,特别是中超,很多的资金都在投入,也有很多高水平的外援和外教介入我们的足球市场,但是我觉得足球是有客观规律的,我要找一个俱乐部能够实现我的理念和思路,不是说每个俱乐部都适合我,我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有三个因素吧。首先是老板徐国良,在2001、02年的时候,他就在投资业余球队,其实那个时候中国的足球环境并不是很好,但是他始终坚持,他在读书的时候自己也喜欢踢球,一直坚持到现在。投资这么多年,申鑫有过辉煌,一直踢到了中国的顶级联赛,在去年的足协杯也取得了4强的成绩,当然,这些年申鑫也经历了降级这样痛心的一幕,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一直在坚持,他这样的一个经历让我十分有感触,这让我觉得,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能坚持下去,其实很多老板投资足球的目的有很多,但是真正像这样热爱足球的老板并不多见。

  其次,申鑫俱乐部虽然没有大牌球员,但是俱乐部的硬件设施非常好,特别是搬到金山这边来,这里的硬件设施甚至是很多中超俱乐部都比不上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职业俱乐部所应该具有的东西,申鑫都有。我2013年走的时候,申鑫甚至都没有青训队伍,但是现在U系列有四五支球队,甚至还请来了西班牙的青训总监,从一线队到梯队的配置,一点点在完善。

  第三,这支球队很多球员我也带过,他们在场上的技战术素养和我以前的技战术打法比较类似,因此,这样的环境比较合适我。

  离开球队这么些年,有关注申鑫的比赛吗?从一个继任者的身份,你怎么评价前任胡安以及怀特两位主教练?

  有的,有时间就会看。比赛我没有看得很全,但是让我感到很欣慰的是,我以前带过的球员,包括新来的球员,他们都坚持通过控球、地面配合来创造得分机会的这种技战术,防守的时候也不是摆大巴,有的时候也会采用高压防守,我很欣慰看到申鑫这种小俱乐部都能坚持打法,而不仅仅是为了保级生存去打得很被动。

  《足球》:过去你和秦蘋合作过,现在他是俱乐部老总,你也回归,两位老搭档又联手,有何感想?

  朱炯:我觉得这是一种巧合吧,这个没有必要的联系,当然能够和老搭档继续合作,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我们之前有过合作。

  我是和老板沟通完再和秦总对接的,秦总是一个很睿智的管理者,有秦总在,我在技战术方面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可以把球队所有的后勤和管理都交给秦总去负责。

  我现在是球队的主教练,我就是球队的领头者,这要求我在这个岗位上奉献我所有的精力,我要更加职业。当然,所有的决定是这个团队共同完成的,可能我的意见会占比较大的成分,但并不是说就是一言堂,不会什么东西都是我去制定。权力越大,责任就会越大,你一个人权力越大,难免会犯错误,所以我觉得就应该是大家集思广益,在关键时刻做出自己的决定,不要拖拉犹豫。

  对于今年申鑫取得了足协杯四强的佳绩,你怎么看,这会给你新赛季的执教产生压力吗?

  我很欣慰,我觉得一支中甲球队能够闯入足协杯4强很不容易,而且我们在半决赛也只是惜败给后来的冠军申花。这是我们俱乐部辛苦一年得来的回报,没进决赛很遗憾,但是不能忽略我们的努力。这并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压力,我觉得衡量一个教练员的成绩和能力,应该是综合考虑,不能单单用成绩说话。假如,我们下个赛季没有进入足协杯4强,联赛成绩也没有今年好,但是我们培养的U23球员进入了国字号,很多梯队的年轻球员在一线队有了出场机会,为俱乐部储备了很多后备力量,这未免不是一种成功。老板给我的责任就是负责一线队的训练、管理和成绩,而不单单是成绩。

  今年的联赛,球队成绩并不是很好,虽然进球数不少,但是失球也很多,你在新赛季来临之前,对于这样的情况有什么准备,会有什么特别的布置吗?

  我们的团队已经工作了三四个星期,这些天我们一直就上赛季暴露的一些问题做了针对性研究,当然,对我们的特长也是进行了仔细的研究。我们在新赛季的球员选择方面一直在做梳理和讨论。

  差不多了,在球队收假之前我接手了球队,这对新赛季的备战肯定有积极的影响。

  这个赛季,很多球队因为新政的影响导致成绩下滑,你做好应对新政的准备了吗?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没有权力去评论和改变这项政策,我刚刚说过,任何一件事情我们都要分开去看,在过去的一年,在

  U23政策的带动下,很多年轻球员都踢出来了,当你不能去改变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要努力去适应。你想想,如果我一场比赛只能用两个外援,那其他球队也都只能用2位外援,我上两个

  U23球员,对方也是两个U23球员,机会还是平等的。而且所有俱乐部都有去年的应对基础,所以说现在也更加适应这项政策了。

  暂时还没有一个硬性的目标,我希望和俱乐部的老板、高层能够共同努力,让申鑫这支小规模的俱乐部能够更加职业、更加健康、更加长远地发展下去,仅此而已。当然,如果能够冲超,能够争上游,那绝对不会放弃努力。

  《足球》:我之前采访成耀东成指导,他说中国教练和世界非顶级教练的差距就是理论,在实践中其实双方差不多,你怎么看?

  朱炯:对的。国外教练不带功利性,当然这并不是全部,肯定也有追求功利性的教练,但是他们会追求自己的理想,树立绝对的主教练的权威,而且他们只要在训练中去发现有天赋的球员就可以,这是事半功倍的事情。但是中国青训很多时候并不是这样,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他们都会在意成绩,这和读书是一个道理,在意的是你们班的升学率是多少,这和中国社会的一些现象是紧密联系的。现在中国的校园足球很红火,我也搞过校园足球,但是真正一落地之后,困难重重,这是社会意识形态造成的。

  其实日本的职业足球仅仅比我们早起步一年,但是他们通过早期的砸钱引援、举办世界杯,让更多的人喜欢了足球,已经形成了一种社会文化。在国内,更多的人踢球是觉得踢职业足球可以赚钱,可以成名,很多老板觉得投资足球,可以在其他地方获得更多的价值,但是日韩并不是这样,日本很多国家队的教练都会去搞青训,放弃高薪,因为他们觉得搞青训把经验传授给小孩,这样会比自己在一线队获得一次J联赛冠军或者是亚冠冠军的意义更大,足球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

  作为土帅的佼佼者,吴金贵指导在足协杯率领申花以弱胜强,战胜上港,从你的角度来看,你怎么看待吴金贵指导的两回合战术?

  我觉得比赛结果还是很重要,其实吴指导能够拿冠军,这和他的个人魅力有很大关系。他的前任教练波耶特给球员的自信心带来很大的问题,吴指导去的时候就给球员的自信心带来一个稳定的作用。吴指导从两支球队的实力相比较,制定了一个比较合适申花的技战术打法,而且在杯赛这样的比赛中,这样的战术还是比较成功。但是如果申花明年想要追求一个好的成绩,想要和上港、恒大这样的强队扳扳手腕,在技战术方面还要有一个很大提高。

  但是我们也不能否定博阿斯,他的团队很不错,你想想在三线作战的情况下,球队几乎没有大的伤病,而且上港确实在三线作战都有争冠希望,这就说明博阿斯的训练水平高,医疗团队水平也高。我问过很多球员,这是球员和我说的。衡量一个主教练的执教水平,我觉得不能单单去依靠成绩做评判,要看他为俱乐部带来了什么,或留下了什么。博阿斯的团队有十多个人,这些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有自己的事情,博阿斯就像一个足球经理一样去协调,这是职业俱乐部应该具有的工作模式和方式,我觉得这比拿一个冠军更有意义,我觉得如果俱乐部在这方面有认知,想获取一些经验,俱乐部就会认可博阿斯这个赛季做的是很成功的。

  当然,博阿斯在几场关键比赛的战术安排还是有一定的问题,一些在徐根宝徐指导时代的讲究整体配合等比较鲜明的特点,在这几场比赛都消失了,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大牌外援的个人能力体现。我不知道博阿斯是怎么考虑,但是这些方面确实不如富力,准确来说不及富力主帅斯托伊科维奇。当然了,你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是完美的,人无完人。

  收缩防守,依靠某一两个大牌或关键球员,在你执教的球队,似乎不会采取这样的战术,你追求的是场面流畅。但具体到明年的联赛,你的理念会不会随着面对不同对手而出现改变,比如说你要面对是联赛领头羊,你还会追求场面的流畅吗?

  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会在冬训第一天就会把我自己的理念灌输给球员,而不是说某一场比赛我碰到一个强队,才去灌输自己的理念。吴指导率领申花制定的战术,这是一场、两场比赛的策略,策略和战略是不同的,足球是大的格局,你不能说你第一天训练就用防守反击,那你永远都只能打防守反击了。

  无论从打法还是信心,你都要给球员灌输一个道理,你们就是强队,你们要去控制比赛,如果现在不灌输,还等到什么时候灌输?为什么国家队能够在12强赛战胜韩国、乌兹别克斯坦,但是却在40强赛被中国香港逼平,这是因为大部分国家队队员在俱乐部就是打防守反击,我只要做好防守就行了,那么你碰到香港你再去给队员灌输进攻,这就很难了,进入12强赛后,里皮上任就给队员自信,他就告诉队员,你们就是亚洲最好的球员,这个很重要。

  当然,我之前也说了,足协杯的赛制也适合吴指导的策略,但是如果你想要到联赛中争冠,你就必须是一支强队,你必须在第一天就和队员灌输你的理念和自信心。你想拿到冠军,你就必须在很多数据中占据优势,这样你才会占据积分榜前列。当然,你想保级,你可以打防守反击。

  近段时间,中超、中甲有一些土帅上位,你怎么看待这“忽如一夜春风来”的现象?

  我觉得我不属于这个行列,其实我觉得中国足球很多做法是被动的,你比如说U23政策,并不是说这个政策不好,只是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当然,通过这一年的锻炼,很多U23球员都踢出来了,这也从侧面反映,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利弊。主教练也是,之前中国足坛盛行韩国教练,朴泰夏带延边取得那么好的成绩,但是今年也是降级了。米卢率领中国队冲进世界杯,又开始盛行前南教练。你就是中超16支球队都是韩国教练,都是前南教练,冠军只有一个,你还得有球队降级。如果一味跟风,你是不会获得好成绩的。我希望的是,更多的俱乐部老板在尊重足球客观规律的前提下去选择适合自己俱乐部的教练,而不是一味跟风。

  可以这么说,广东球员本来就是小快灵,比较讲究整体的打法,斯托伊科维奇过来,就很合适带这样的球队,所以说,斯托伊科维奇在中国虽然没有获得冠军,但是他还是十分成功的。因此,教练选择俱乐部,俱乐部选择教练,这是一个双方都要认可对方的过程。大家都要选择合适,就像结婚一样,你们合不合适,不是说你多漂亮,你多帅,多么郎才女貌,而是在一起过日子是不是最合适。

  《足球》:你是申花1995年夺得甲A冠军时的主力,但是由于伤病,你早早退役。或许对于球迷而言,更为熟悉的是你教练的身份。对于球员与教练的两种身份,你自己怎么看,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有做教练的天赋?

  朱炯:也不是,我6岁开始踢球,身体条件不是很出色,我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坚持和拼搏才踢到了一线队,获得了甲A和足协杯的冠军,而且我还是主力,但是因为十字韧带撕裂,我27岁就退役了。在运动员生涯有过成功,也有遗憾,当然了,和范志毅相比,还有是差距。

  拿到了联赛冠军,球员生涯还算是比较成功的,因为提前退役,所以我做了青年队的教练,虽然那个时候待遇和环境都比较差,但是给了我一个独立执教的机会,我可以去思考和总结。

  虽然踢球的时候有遗憾,而且退役后有一段时间我也有过消沉,但是这未必不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弥补遗憾的方式。做教练的时候,我依旧能够在球场获得我想要的东西。

  刚刚退役时,是不是很不习惯,很多东西都得重新开始,执教生涯刚开始时,是个什么感觉?

  当时申花俱乐部的老总郁知非和我说,我们都认可你,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球员,正好那个时候申花搞了足球学校,他就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执教机会。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是不服气,我认为我自己还能够踢,毕竟是职业球员,都有不服气的劲儿,但因为客观原因还是没有继续踢。做教练的时候,陈志钊只有11岁,这帮孩子让我很开心,虽然自己不能踢了,但是我可以把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这就会让我很开心,让我很乐意做下去。

  我小时候踢球的时候,是举国体制,我2001年当申花青年队教练的时候,开始出现了很多足球学校、职业梯队,已经走向了市场化,各种模式并存,但是并存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教练员的资质,以及他们对足球的认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了,现在的足球环境很开放了,我们和很多足球的发达国家都有互动,交流很密切,只要你愿意去学,你就会有很多渠道。

  很多和我同一个时代的球员下来就会做教练,但是很多都是助教,你不可能说你一退役就做一支职业队的主教练,你刚开始的时候待遇不如一线队,但是你如果在青年队做主教练,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后,你的价值可能大于在一线队做助教,所以我觉得如果你的目标是一线队主教练的话,你就必须从青训队教练做起,打好基础。

  社会发展,现在的小孩生活条件变好了,身体素质也强了,但是从目前的国家队成绩来说,远不如以前,当年我们还踢过日韩世界杯,甚至是更前,我们也是亚洲一流,但现在必须得承认,与一些球队有差距了,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第一,从事足球专业训练的小孩不比以前多,基数少了,足球成材率是有概率的,你基数少,肯定成材率低;第二,生活水平提高,小孩子吃苦耐劳的精神肯定不如以前的那批球员,足球是一项团队项目,也是一项很艰苦的运动,对你的身体素质、团队协作能力要求很高,要忍受很多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现在的小孩可能一遇到困难就选择了退缩。但是我觉得这都是客观原因,真正喜欢足球的小孩,遇到任何困难都不会退缩;再者,现在的小孩娱乐方式太多了,分心了,选择多了,我们那个时候哪有这么多的娱乐方式。

  没有,我觉得没有,就是里皮,那么大了,他和球员也不会有代沟。正如里皮所说,其实U23球员已经不是小孩了,都是成年人了,我22岁的时候就是甲A联赛冠军了,我觉得不应该把他们当小孩。当然,教练的引导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自己对足球的认识,你想想,如果进了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你还不愿意为足球牺牲,吃一点对身体不好的东西,为了玩游戏不休息,这也是没办法,因为外因毕竟通过内因起作用,你自己都不去钻研,我引导有什么用呢?

  朱炯:自己看看球、当当解说嘉宾,自己也搞了一支青训队伍,还有很多其他的体育局下面的精英队,我也去观察。

  此前你是从人和离开,然后开始了一段时间的休整,当时从贵州下课,有没有什么不甘心的感觉?

  怎么说呢,不能说心有不甘,但是肯定有遗憾,毕竟自己有些理念没有实现。我觉得职业足球,结果总是第一位,你不能要求所有的管理者和球迷都满意而且认可你的执教理念和方式。当成绩有起伏的时候,我能够接受下课的事实。你不能保证你做的每件事情都很成功,我去做这个事情,只是因为我喜欢,只要我觉得我做这件事情全力以赴,结果就会水到渠成。

  我觉得这是每个教练的足球哲学不同,思维方式不同。每个人有自己的个性,个性没有好坏,只有长短之分,人是活一辈子的,不要考虑这么多,有的时候需要静下心来,扪心自问一下,到底自己内心需求是什么?到底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喜不喜欢这样的状态,而不是为了考虑其他的想法,不能因为外界的压力而改变自己。

  如果因为外界的压力你做出了很多妥协,那么有一天你会感到后悔的。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哪怕有一天失败了,没事,我认了。就跟我12岁的时候一样,班主任说我应该选择继续读书,如果继续读书,我有可能去考复旦,考交大,但是我说,不行,我不要读书,就要选择踢球,不给我踢球,我就不读书了,这就是我的个性。

  当然,因为我的个性,我在执教生涯中遇到很多困难和问题,因此,我现在要向一个manager(足球经理)发展,这样格局就会不同,到这个时候我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可能我是对的,但是我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这次执教申鑫的时候,就和俱乐部的老板和高层有过很深刻的探讨,如果你不认可我的执教理念和执教方式,我也没办法,但是认可了,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当然,不认可,那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再次执教,当然,我也很难在俱乐部获得成功。

  你的足球理念从一定程度上和中国足球格格不入,因为你的都是长期的计划,一步一步来,而目前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大部分都是急功近利的,追求大投入后迅速得到回报。当初申鑫给你8年长约,但是最后无疾而终,现在你又回到俱乐部,你会担心这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吗?

  这就和我为什么两年多没有执教有很大关系,因为中间的沟通没有达成一致,那么我就放弃执教机会。当然,现在签约,我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也不能保证我和申鑫俱乐部就能够履行完全部合同。足球教练本来就是高风险的职业,每年下课的教练有很多,毕竟冠军就只有一个。上赛季,土帅基本上都被“消灭”,斯科拉里在恒大获得那么冠军,最后也是下课。

  热爱,我十分热爱足球。虽然我说足球教练是一个高危的职业,但是这样的一个职业也会给你带来很多东西,比如说名誉、金钱,但是你只是为了这些东西而来,那么你很快就会退却,很快就没有适合你的岗位。

  换个角度说,给你带来这么多东西的同时,也会让你失去很多东西,比如说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比如说给你带来很多无形的压力,让你无法像正常人生活。如果你就仅仅为了金钱和荣誉,那么你很难抗住这些压力,如果你是喜欢足球的话,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会选择坚持下去。所以说,这就像和小孩学足球一样,家长硬是强迫他去踢球,他很可能不愿意去踢,但是一旦他自己开了窍,喜欢踢球了,你怎么拦也拦不住。

  有的,肯定有的,说没有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可以这么说,假如这次我和申鑫老板不是谈得这么好,双方谈得这么默契,我就很可能退役,选择不再成为职业教练。

本文链接:http://rachmashop.com/dingzhi/56.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