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铜雀台娱乐 > 动补复合词 >

复音词构词法综述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02 07:58 | 查看: | 回复:

  摘要:本文立足于半个世纪以来汉语构词法历史发展研究的成果,根据汉语构词法的历时发

  展线索,分三个阶段——上古时期、汉代、近代,对各时期构词法的发展特点及研究状况进行了全面的总结评述;在此基础上,又对汉语构词法历时演变的具体过程及发展的总面貌进行了概括描述,探究了研究方法之得失,并对该专题的纵深研究进行了展望。

  就现代汉语来说,构词法所要研究的是词的内部结构的各种不同方式。这时候一般只要作静态的研究,并不需要考虑某种构词法是为什么而产生,也不需要考虑各种构词法之间有什么联系。可是就汉语史的角度来研究构词法,我们就不仅要研究某种构词法的所以产生,同时也要研究各种构词法的产生顺序。讲现代汉语构词法的人一般都把汉语的词按内部结构分为:

  添缀词—词根+词缀(词缀可以添在前面,也可以添在后面,也可以添在中间) 这在我们研究构词法发展的时候当然也是可以参考的。所不同的是我们必须以这个为基础再从造词的角度来把问题看得全面些。

  鲁小娟《汉语构词法研究综述》中指出构词法概念的正式提出是在高名凯的《普通语言学》。而对于构词法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这个问题,词汇学界一段时期内仍然存在着分歧,有些学者甚至将它与造词法和构形法混为一谈。因此,需要说明的是,在对汉语构词法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时,有必要将其研究对象搞清楚,以免将造词法和构形法的研究成果也包括在内。对汉语构词法、造词法和构形法区分最为清楚的是葛本仪先生。他的著作《现代汉语词汇学》第三章将三个问题分列三节做了具体细致的阐述:“造词法就是创制新词的方法”“构词法指的是词的内部结构规律的情况,也就是词素结合方式方法”“词的形态变化就是构形法”。三个问题研究的对象、范围和研究目的及结果都有本质的区别,因此,绝不能将三者混淆,否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会出现错误。 二、构词法研究史概述

  对于多音节词语的内部构造问题古人己有粗略的认识,荀子《正名》指出“单足以喻则单,单不足以喻则兼。”刘熙《释名·释言语》中说:“会集众字以成词谊。”段玉裁和王念孙都注意到有些多音节词是单纯词,不能拆开来单独解释其中的字义,提出了“连绵字不可分释,是双字为名。”(《说文解字注》)“凡连语之字,皆上下同义,不可分训,说者望文生训,往往穿凿而失其本指。”(《读书杂志》)

  上古汉语以单音词为主,在汉语词汇双音化过程中,构词法应运而生。不过,有关构词法的论述在古人的训诂学研究中颇为少见,主要原因是训诂的要旨在于注经解义,而汉语经传又是以单音节词占主体的古文形式书写,这使得单音词在古人心目中占据着牢固的地位,导致了复音词尤其是合成词的构词法研究没有引起注意,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马氏文通》(1898)。

  自《马氏文通》之后,构词法研究逐渐引起了学者的重视,并作为一个必不可少的内容列入了各家语法学、词汇学著作之中。纵观这一百多年的构词法研究历史,不难看到一条明

  晰的发展脉络,即构词法研究从语义分析开始,20世纪中期以后发展到侧重于句法结构形式分析;近十来年,构词法研究出现了多元的研究态势,有纯语义的构词法研究,有从语音、韵律角度切入的构词法研究,有从生成过程角度展开的构词法研究。由于构词法研究上的变动与争论主要体现在复音词上,本文研究的对象又是复音词构词法,因此在下面的概述中,我们的重点主要放在构词法研究史中与复音词研究有关的部分。

  一、汉语复音词构词法各时期的不同发展情况 分三个阶段:先秦时期、汉代、两宋

  祝敏彻在《简论汉语复音词构词法的历史发展》、史存直《汉语史纲要》中对《诗经》《左传》《论语》《孟子》《韩非子》《战国策》中的复音词进行全面考察,其中史存直将先秦合成词分为4类,祝敏彻分为7类,现概括为7类详述。

  1)联合式。这是先秦时期合成复音词中最多的一种,又可以分为以下两小类: (甲)两词素同义或近义的。又细分为: A、两字都是名词素的。例如:

  羽毛(战·西周策) 功名(战·楚策) 权势(战·赵策) 爪牙(左宣11) 罪过(韩·八奸) 魂魄(韩·解老) 根本(韩·饰邪) 朋友(论·学而) B、两字都是动词素的。例如:

  出奔(左隐4) 供给(左僖4) 审察(战·楚策) 死亡(战·楚策) 接收(战·韩策) 结交(战·燕策) C、两字都是形容词素的。例如:

  强大(战·秦策) 贫穷(战·秦策) 空虚(战·西周策) 聪明(左庄32) 正直(左庄14) 公正(韩·饰邪)

  (乙)两词素意义相反或相对的。这一类没有前面两词素同义或近义的那样多。例如: 利害(战·西周策) 左右(战·西周策) 多少(战·赵策)

  2)偏正式。这是先秦时期合成复音词次多的一种。可细分为定心式和状心式二小类: (甲)表正意的词素是名词素。这是定心式复音词。例如:

  小人(战·东周策) 大人(战·秦策) 良心(孟·告上) (乙)表正意的词素是动词素。这是状心式复音词。例如: 中立(战·东周策) 外交(战·魏策) 车裂(战·楚策) 状心式复音词先秦时期还没有见到表正意的词素是形容词素的。 3)动宾式(支配式)。这种复音词当时已是多见的常用词。例如:

  读书(战·西周策) 得志(战·西周策) 耕田(战·西周策) 立功(战·西周策) 起兵(战·楚策) 悔过(孟·离下) 4)动补式。这种复音词当时只是萌芽,很少见到。例如: 扰乱(左传) 扑灭(尚书)

  5)前置成分式。《左传》《论语》《孟子》《韩非子》《战国策》中的前置成分,只有一个“有”字。例如:

  有政(论·为政) 有帝(左昭29) 有司(孟·梁下) 6)后置成分式。后置成分有“然”、“尔”、“如”、“焉”等,用得很多。例如: 喟然(论·子罕) 俄而(韩·用人) 果然(韩·内储说) 7)主谓式(表述式)。先秦时期已有此格式,但不多见。例如:

  单纯词包括《诗经》中的叠音词、双声词、叠韵词、双声叠韵词、非双声叠韵词,以及《左传》《论语》《孟子》《韩非子》《战国策》中的衍声词。例如:

  由于很多学者对上古汉语专书中的复音词作了定量——定性式的研究,得出大量可信的数据和可靠的结论。李仕春在《从复音词数据看上古汉语构词法的发展》通过复音词数据看上古汉语构词法的发展,总结出上古汉语构词法的发展趋势主要从以下几方面表现出来。 1) 复音词的数量在先秦时期增长得非常迅速。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上古前期单音词的数量占全部词汇总数的百分比远远大于复音词,但到了后期单音词的数量占全部词汇总数的百分比和复音词基本持平。因此,从共时角度看,整个上古时期单音词的数量多于复音词的数量。

  2)就复音词来讲,复合词的能产性在整个上古汉语复音词中处于绝对优势,复音单纯词的能产性很低,也就是说在上古汉语中复合手段是人们用来表情达意的主要工具,复音单纯词只是人们用来表情达意的辅助工具。

  3)在上古汉语复合词中联合式、偏正式、动宾式、附加式从西周时期的《诗经》、《周易》就开始出现了,主谓式在春秋战国之际的《论语》中出现,重叠式、补充式、综合式出现的较晚。其中联合式和偏正式是能产的,动宾式、主谓式、补充式、附加式、重叠式以及综合式是非能产的。

  汉代汉语的复音词已具有相当灵活和多样化的构词方式。当时众多的复音词就是按照汉语自身灵活、多样的构词规则产生出来的。汉代复音词以合成词为最多,也有一部分是单纯词。

  祝敏彻对《史记》《汉书》《论衡》《说苑》四部著作中的复音实词作了全面的观察研究,分合成词、单纯词两方面谈了汉代汉语复音词构词法。总结出复音词的构词法有三个变化:(1) “阿”字开始用作前置成分,它与后面的词根一块构成复音词。(2)“子”字开始用作后置成分,它与前面的词根一起构成复音词。(3)动补式复音词大量产生,这是汉代汉语词汇的一大变化。同样史存直《汉语史纲要》将汉代汉语合成词分为以下六种:

  联合式:辞令、盗贼、声音、知识、牙齿、羽毛、衣裳、商贾、言语、法律、人民、人

  分裂、变化、逼迫、斗争、迁移、畜牧、灭亡、保护、丧失、覆盖、讨伐、澄清、变动、议论、评论、生活、呼吸(以上动词)

  偏正式:荡子、游子、义士、博士、学士、人事、人情、人种、黄金、黄泉、白杨、白

  骨、桂树、柳树、桃花、菊花、鲤鱼、大麦、大豆、北斗、南国、酒家、农家、中原、眼光;

  支配式:参军、离婚、将军、围棋、虚心、相国、争锋、如意、失望、请假 补充式:饿死、保全、震动、看见; 表述式:口吃、风流、蝉联、手谈。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偏正式的复合词中有一种加数目字以概括一类事物的方法,在这一时期中出现了不少。如:

  三代、五经、五狱、五行、六艺、七雄、七贤; 五谷、五脏、六畜、六亲; 百姓、百章、万物。

  祝敏彻等人考察了《敦煌变文汇录》、《清平山堂话本》、《儒林外史》等十三部书的复音词,并对《朱子语类》、《水浒传》《红楼梦》三书前50回中的复音词进行了详细的研究。指出了其中发展较大或有明显发展的复音词构词法有八种。

  1.联合式中有个明显的发展,即两词素意义相反或相对的复音词数量明显增多。例如: 表里(朱59) 操纵(朱84) 断续(朱71) 来往(朱62) 是非(朱24) 2.偏正式中出现了表正意的词素是形容词素的复音词。例如:

  水肿(朱72) 透熟(朱117) 逼线.偏正式中大量出现了一种名词素“头”、“面”、“眼”前后加方位词素构成的复音词。如: 前面(朱14) 外头(朱44) 眼下(朱42)

  安心(朱114) 抽签(朱73) 插手(朱36) 退步(朱55) 点头(红78) 5.主谓式。这种复音词先秦时期已有,以后各代都有新词产生,近代更为多见。例如: 自卫(说苑6) 火烧(朱130) 风化(朱81) 鱼鲜(水15) 6.前置成分式。汉代“阿”字已用作前置成分。近代“老”字已经用为前置成分。例如: 老公(西55) 老婆(红79) 老实(元·风光好) 7.后置成分式。汉代,“子”字已开始用作后置成分,近代汉语中由“子”、“头”、“儿”作后置成分的新词大量出现。例如:

  点子(朱23) 帕子(水10) 园子(红42) 石头(朱78) 明儿(红42) 8.名量式。近代汉语里产生了一种新的构词格式,这种格式是由一个普通名词词素加一个量词词素(词尾性质)构成的。例如:

  这是祝敏彻先生从能产性的角度对汉语复音词构词法的历时发展做出的小节。 (一)先秦时期汉语复音词的构词法以联合式能产性为最强,能产性次强的是偏正式,其它各类构词格式能产性都不强。

  (二)动补式在先秦时期用得很少,处于萌芽状态;两汉时期用得很多,已成为一种能产性很强的格式。

  (四)近代汉语复音词的格式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产生或出现了某些新的构词种类,如名量式构词格式。近代有的构词格式由上古、中古的能产性不强变成了能产性较强的构词格式,如前置成分式、主谓式。 (五)汉语复音词从上古至近代最能产的格式是联合式,而现代最能产的格式已经不是联合式,现代汉语里能产性最强产生新词最多的格式已是偏正式了。如“飞机”、“轮船”、“电梯”、“火车”、“电冰箱”、“计算机”等。

  (一)古代汉语的词汇以单音词为主,现代汉语的词汇以复音词(主要是双音的合成词)为主。这是汉语词汇史上的一大变化。这一变化并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汉语的复音词是千百年间逐渐累积起来的。

  (二)先秦时期汉语已有一定数量的复音词,但是其中多数是单纯词,合成词较少; (三)上古后期的两汉时代,汉语复音词中的合成词就逐渐多了起来。

  (四)近代汉语复音词的格式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产生了更多的新的构词种类,能产格式

本文链接:http://rachmashop.com/dongbufuheci/232.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