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古代汉语第一册教案_图文

gecimao 发表于 2019-06-03 08:40 | 查看: | 回复:

  王力《古代漢語》爲當代著名 的語言學家王力先生與其他著名學 者所編著、教育部推薦教材。其文 選、通論、常用詞三大部分設計合 理,選文豐富、有代表性,爲公認 之優秀教材。當然,由于時代及書 成衆手 等原因,該教材也有很多不 足之處。

  一.何為“古代漢語”?它包含兩個體繫: 1.以先秦口語為基礎而形成的上古漢語書面語言以及 后來歷代作家仿古的作品中的語言(文言文)。 2.唐宋以來以北方話為基礎而形成的古白話(口語)。 (1)古白話:六朝以后,特別是唐宋以后在北方话的 基础上形成的一种书面语。如唐代的变文,敦煌通 俗文学作品,宋人话本,金元戏曲,明清小说等都 是古白话的代表。古白话虽说是白话文,但不同于 我们今天所说的白话文,一般都是以口头语为基础 而夹杂一些文言成分。即使是口语,由于区域性和 时代性的差异,今天读起来也不那么容易,因此, 我们称之为“古白话”(学术界一般把从晚唐五代 开始直至“五四”时期形成的古白话称作近代汉 语)。

  二.學習古代漢語目的 (1)為了閱讀和研究古代文獻、文學作品, 並批評地繼承我國古代優秀的文化遺産。 (2)豐富、研究和掌握現代漢語。 三.學習方法:大量閱讀,背誦名篇,使用辭 書,掌握實詞詞義、虛詞用法。 雖然對于 語音、語法、詞滙三方面都要學習,但是 首先應該強調詞滙方面。 四. 講授內容:文選、通論、常用詞三者並 重,使它們貫通而為一體。

  1.作者:相傳是春秋晚期魯國史官左丘明。 2.內容:《左傳》是《春秋左氏傳》的簡稱,是 傳(zhuàn)《春秋》的。到了晉代,杜預才 把它分年附在《春秋》的后邊。是我國第一部 敍事詳細的編年體歷史著作,記載的歷史年代 與它與《春秋》 基本相同,與《春秋公羊 傳》、《春秋穀梁傳》合稱《春秋》三傳。 3.語言特色:簡約而不簡單地把紛繁的事物準確 傳神地描寫出,有許多外交辭令。 4.註本:通行的註本有晉·杜預註、唐·孔潁達 的《 春秋左傳註疏》、當代楊伯峻的《春秋 左傳註》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 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 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 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 “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 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 叔。

  初,鄭武公娶于申,于,介詞,從。曰武 姜。生莊公及共gōng叔段。莊公寤生,驚姜 氏,驚,吃驚,使動用法。故名曰“寤生”, 寤,通“啎 ”,逆,倒着。遂惡之。愛共叔段, 欲立之,亟請於武公,亟,多次。於,介詞, 向。公弗許。及莊公即位,及,等到、到了。 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 焉,在那(于是),兼詞,兼代詞和語氣詞。佗 邑唯命。”佗同“他”,異體字。請京,使居 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 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 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 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 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 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圗也;蔓草猶 不可除,况君之寵弟乎?”公曰:“多 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雉,量詞,長三 丈,高一丈。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 參國之一,國,國都。中五之一,小九之一。 今京不度,非制也。制,先王的制度。君將不 堪。?堪,能忍受。公曰:?姜氏欲之,焉辟 害??焉,疑問代詞,那裏、怎么,作狀語。辟, 今作?避?。對曰:?姜氏何厭之有?厭的本

  義是?壓(压)?,通?猒?,滿足。(賓語前置 句)不如早為之所,為,安排。(雙賓句)無使

  滋蔓,蔓難圗也;蔓草猶不可除,况君之寵 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斃,倒 下。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已。 公子吕曰:“國不堪貳君,將若 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 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 公曰:“無庸,將自及。”

  而,由副詞“既”和連詞“而”組成固定結構, 常用來表示一件事情過去不久又發生另一件事。 可譯為“不久”。貳,兩屬。於,介詞,到。公

  子吕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 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 請除之。無生民心。”生,産生。使動 用法。公曰:“無庸,無庸,不用,指用不 着除之。將自及。”及,趕上。

  大叔又収貳以為已邑,至 於廪延。子封曰:“可矣。 厚將得衆。”公曰:“不義 不暱,厚將崩。”

  大叔又収貳以為已邑,至 於廪延。子封曰:“可矣。厚 將得衆。”厚,土地擴大。公曰: “不義不暱nì,暱同“昵”,這裏指 亲近。厚將崩。” 崩,山塌,這裏指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 將襲鄭。夫人將啓之。公聞其期, 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 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於 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 奔共。

  大叔完聚,完,修葺qì,指修城墙。 聚,聚集百姓。繕甲兵,具卒乘,將襲 鄭。具,准备。夫人將啓之。啓,打開 (城門)。為動用法。公聞其期,曰: “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 京,帥通率。京叛大叔段,段入於鄢。 於,介詞,到。公伐諸鄢。諸,“之於” 的合音字。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完:完本义为完整、完好,如完璧歸趙。引申 為使完整、使完好(发展为修葺)。 注意:上古完沒有完畢、結束義。這個意義產 生的很晚。 聚:本義為會和、聚合,如物以類聚。引申為 會聚人口,如“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左 传》)引申為人口聚集之地,即村落。 注意:聚本身就有會聚人口義,后面不一定加 表示人的名词。 繕:修補。如修繕。義重在修補,不在製造。 兵: (甲) 本義兵器。如弃甲曳兵(《孟 子》)。引申為士兵、軍隊。引申為與軍事有關 的事物的統稱,如兵法、兵家、兵諫。

  補:兵可以做動詞,義為用兵器刺殺、殺傷。 如左右欲兵之。(《史记》) 具: (甲)本義為準備飲食。引申為準備、 備辦。如具器械。(《孙子》) 補:食、飲用的器具也叫具,后泛指一切器具, 如餐具、文具、刀具、農具、茶具等。飯食也可 以叫具。如食以草具。(《战国策》) 襲:趁敌人不备时攻击。 注意:襲強調趁人不備。 鄭:這里指鄭的都城。《左傳》中在本國稱國 名,一般指國都。 啓之:為他(段)開城門。

  注意:這是為動用法。 乘:兵车;兵车单位,一辆四匹马拉的兵车叫 一乘;古代军队的编制单位。 战车每车载甲士 3

  名,按左、中、右排 列。左方甲士持弓, 主射,是一车之首,称 “车左”,又称“甲 首”;右方甲士执戈 (或矛),主击刺, 并有为战车排除障碍 之责,称“车右”, 又称“参乘”;居中 的是驾驭战车的御者, 只随身佩带短剑。战 时,一乘要配备卒72 人,一乘,兵力相当 于现代的一个连。

  以:連詞,連接兩個詞組,後邊的詞組是前面 詞組的目的、結果。相當于是“來、用來、以 便”。 伐: (甲)本义砍杀。如“为酒醴,伐豚羔, 舞长袖。(苏辙词)坎坎伐檀兮。(《诗經》)。 作為古代軍事術語,有特定的含義, 《左傳》中 說“凡師,有鐘鼓曰伐,無曰侵”。即伐為鳴鐘 擊鼓公開討伐 注意:適用于上對下,君對臣,有道對無道。 諸:之於的合音。於的古音為wu。

  天干 甲 乙 丙 丁 戊 己 庚 辛 壬 癸 地支 子 丑 寅 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甲子 甲戌 甲申 甲午 甲辰 甲寅 乙丑 乙亥 乙酉 乙未 乙巳 乙卯 丙寅 丙子 丙戌 丙申 丙午 丙辰 丁卯 丁丑 丁亥 丁酉 丁未 丁巳 戊辰 戊寅 戊子 戊戌 戊申 戊午 己巳 己卯 己丑 己亥 己酉 己未 庚午 庚辰 庚寅 庚子 庚戌 庚申 辛未 辛巳 辛卯 辛丑 辛亥 辛酉 壬申 壬午 壬辰 壬寅 壬子 壬戌 癸酉 癸未 癸巳 癸卯 癸丑 癸亥

  出奔:時永樂謂“出”與“奔”是同義詞 連用,指出走、逃亡。奔本義為跑,逃跑、 流亡是引申義。 補:古代稱男女不按照禮法與男子結合。 如私奔。

  遂寘姜氏于城潁,寘:放置, 安置(流放)。于,介词,到。 而誓之曰:“不及黄泉,黄泉, 地下泉水。這裏指墓穴。無相見 也。”這句話說不到死後不相見。旣 而悔之。

  補:潁是河流名。古代地名常用山、水 做參照物。如山東、山西、河南、河北、 山陰、江陰、汾陽、臨洮、臨沂、臨汾、 汾西等。 無:通毋。 啓之、誓之、悔之:古代漢語直接用動 詞+賓語表達的語義,現代漢語經常要用介 詞+賓語+動詞或動詞性短語來表達。

  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 賜之食。食舎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 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羮。請以遺 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 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 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 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公入而賦: “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 “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遂為母子如初。

  潁考叔為潁谷封人,封人,管理疆界的官。 聞之,有獻於公。於,介詞,給。公賜之食。 食舎肉。舎、捨古今字。公問之。對曰:“小 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羮。請以 遺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 考叔曰:“敢問何謂也?”(賓語前置句)公 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 地及泉,闕通掘。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 其,語氣詞,加強反問語氣。公從之。公入而賦: “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融融,和睦快樂。 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yì。” 遂為母子如初。為,介詞,作為。“入、出”構

  封人:封有疆界義。封人,管理疆界的官員。 補:封 (金)。字形象手扶樹木。(上古種植 樹木以區分不同區域),類似今天的疆界林。封的本 義就是疆界。今天成語有封疆大吏,意思就是疆界上 的高官。種植樹木需要向樹木的根部培土。封有培土 義。堆積起來的土包也叫封。如封土(高出地面堆出 一个土丘)。 舍:後來寫作捨,簡化字推行,用舍。放在一邊。 嘗:本義辨別滋味,引申為嘗試。這里是吃。 羹: 一種是純肉汁,不調五味,不加菜蔬,即太羹; 一種是加五味(肉醬、醋、鹽、梅、調味的菜)

  遺(wei):贈、给予。 繄:句首语气词。 隧:用如动词,挖隧道。 其:语气词,加强反问语气。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 姜出而 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 这里使用了互文见义的修辞手法。前后两句,表达 上各举一端,理解上互相补充。 少负不羁之才,长无乡曲之誉。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 也。愛其母,施yì及莊公。 詩曰:“孝子不匱kuì,永 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 純,篤厚。愛其母,施yì及莊 公。施,延續、擴展。擴大影響。 詩曰:“孝子不匱kuì ,匱, 窮盡。永錫爾類。”錫通賜,贈 給。其是之謂乎?其?乎,大

  纯:一说这里的纯是大义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匱, 永錫爾類:与《诗经》 本义不合。 其……乎:大概……吧!

  一.語法 1.雙賓語:謂之京城大叔/不如早爲之所/永錫 爾類 2.前置賓語:姜氏何厭之有/敢問何謂也/其是 之謂乎 3.判斷句:制,岩邑也 4.使動用法:驚姜氏/無生民心 5.分數表示法:大都不過三國之一/中五之/小 九之一

  二.通假字、古今字 1.莊公寤生。(寤通啎) 2.食舍肉。 (舍後作捨) 3.闕地及泉。(闕通掘) 4.永錫爾類。(錫通賜)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 遂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 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 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 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 以夹輔周室。’賜我先君履:東至于海,西 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無棣。爾貢包 茅不入,王祭不共,無以縮酒,寡人是徴; 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對曰:?貢 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 復,君其問諸水濱。?

  四年春,齊侯(第二等爵)以諸侯之師侵蔡。 蔡潰,遂伐楚。楚子使與(介詞,跟)師言曰: ?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 也。不虞君之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 ?昔召康公(文王之庶子)命我先君大公(姜太 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夹輔周 室。’賜我先君履(踐踏,名詞,踐踏的地方, 權利範圍):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 陵,北至于無棣。爾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 無以縮酒(滲酒 ),寡人是徴(賓語前置句); 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對曰:?貢之 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給?昭王之不復, 君其問諸水濱!?

  桓:齐桓公(姜小白) 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动民曰 桓,辟土兼国曰桓。?桓? 是对小白创立霸业的肯 定。 伐:公開討伐。齊、楚是平等的地位,但齊國以捍 衛周王室的名義出兵,形式上獲得了周王室的同義, 因此用伐。 師:軍隊。如王師、偏師。 征、伐、侵、袭、讨、攻: 征:褒義詞,正義對不正義的一方。 伐:強調公開宣戰,師出有名。本來中性,因為常 常和征一起使用,也有了褒義。 侵:不宣而战,不需任何理由,不用钟鼓,直接侵 犯别国。 討:讨?是宣布罪行后加以攻击,着重于舆论方 面,故从?言? 攻:軍隊進攻的統稱。

  風:牝牡(雄雌)相誘。一說逃逸。 虞:預料。 補:欺騙。如爾虞我詐。 五侯九伯:指周王室分封的诸侯。 履:鞋。引申為:踐踏;執行;領土。

  師進,次于陘。 夏,楚子使屈完如師。師退,次于召陵。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 曰:?豈不榖是為?先君之好是繼!與不榖同 好,如何?對曰:?君恵徼yāo福於敝邑之社 稷,辱收寡君,寡君之願也。?齊侯曰:?以 此衆戰,誰能禦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對 曰:?君若以徳綏suī諸侯,誰敢不服?君若 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衆, 無所用之!? 屈完及諸侯盟。

  師進,次于陘。次,軍隊臨時駐紥。 夏,楚子使屈完如師。師退,次于召陵。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曰: ?豈不榖是為?先君之好是繼!(兩句皆賓語前置 句)與不榖同好,如何?對曰:?君恵徼福於敝 邑之社稷,徼,求。於,介詞,向。辱收寡君,寡 君之願也。?齊侯曰:?以此衆戰,誰能禦之! 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對曰:?君若以徳綏諸侯, 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 為池,雖衆,無所用之!? 屈完及諸侯盟。盟,用作動詞,結盟約。

  视:表示看的动作。 见:看见,表示看的结果。 “视而不见” 睹:与“见”字意思相近,也表示看的结果。 “见” 多用在口语中,“见面”“见闻”“见证”,而“睹” 则用于书面语,常见的成语除了“熟视无睹”,还有 “耳闻目睹”“有目共睹”“睹物思人”等。 看:用眼睛注视,强调一定的方向或对象。:“日照 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现代汉语的“看 待”“看齐”“看好”等词也都有一定的对象性。 观:表示仔细地看。《论语·公冶长》:“始吾于人 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 行。”从现代汉语的“观察”“观赏”“观测”“观 摩” 。 望:强调向远处看。”此外再如成语“一望无 际”“登高远望”“望穿秋水”等。 窥:从小孔、缝隙或隐蔽处偷看

  不穀:不像穀物那樣養人,作為謙辭,意思 是“不寬厚仁慈的人”寡君:寡德之君。 同好:有共同的理想、愛好。 君恵徼福於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 願也。 惠:在句子中可以翻譯為大度、仁慈地?? 徼:求。 邑:上古習慣用聚、邑、都,表示村落、小 城、大城。 社稷:土神、穀神。土地、糧食是農業社會 的根本,因此社稷對於一個國家最重要。 辱:在句子中可以翻譯為屈尊

  綏:糸”与丝织品、绳索有关。“妥”表妥 当、平安。合起来表示有了这绳索,人就稳妥 了。本义:借以登车的绳索。安撫,是使用方 式產生出來的意義。 池:本義人工挖掘的水塘,古代常指護城河。 無所:沒有??的地方。

  一.通假字、古今字 1. 無以縮酒。(縮通莤) 2. 王祭不共。(共後作供) 二. 語法 1.複雜謂語:楚子使與師言曰。(兼語式) 2.賓語前置:寡人是征,寡人是問。豈不穀是爲?先 君之好是繼 3.語氣詞:五侯九伯,女實征之/君其問諸水濱 4.判斷句: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 5.小句做賓語:不虞君之涉吾地也。

  人物:宫之奇(虞囯今平陸人),政治家。 虞公:第12代,沒有存世的名姓資料。 時間:僖公五年(前655年) 相關國家: 晉(獻公):晉南地區,中心地帶翼城聞喜。 虢(原西虢):平陸南;三门峡 虞:平陸北 三者都是姬姓。

  晉:武王姬發的幼子唐叔虞為晉的開囯國君。 虞:武王曾祖(亶父)的曾孫虞仲為開囯國君。 虢:武王叔叔虢仲、虢叔為開國國君。 大王:亶父,追封大王。亶父有三子:太伯、虞仲、王季。 王季為文王姬昌的父親。太伯出走江南建立一小諸侯國, 周武王滅掉商后,正式冊封為吳國,當時的國君為太伯的 孫子周章。因爲吳為自建的諸侯國,因此又封周章的弟弟 虞仲在虞,是為虞囯開囯之君。

  晉侯復假道於虞以伐虢。宫之 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 虞必從之。晉不可啟,寇不可翫。 一之謂甚,其可再乎?諺所謂‘輔 車相依,脣亡齒寒’者,其虞虢之 謂也。”

  部》:“假,非真也。”《說文·又部》:“叚,借 也。”後“叚借”之“叚”作“假”。於,介詞, 向。宫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 必從之。晉不可啟,啟,啟發,啓發晉的貪心。寇 不可翫。《說文·攴部》:“寇,暴也。從攴從完。” 金文作像持杖於房中拷打人形,正爲外來施暴者之形 象。《說文·習部》:“翫,習猒也。”按此與玩字 異,“玩”義與“弄” 相近。一之爲甚,其可再 乎?諺所謂‘輔車相依,輔,面頰。車,牙牀骨。 脣亡齒寒’者,“輔車相依,唇亡齒寒”當爲互文 脩辭方法,即“輔、唇與車、齒相依,輔、唇亡則車、 齒寒”。其虞虢之謂也。”

  宮之奇諫假道 諫:有特定的對象,即尊長(常是君主)。 諫??:針對??,糾正尊長(常為君主) 的過失/錯誤。 假:借。 補:叚假的聲符兼義符叚,本義是借。假也 有借義,如假公濟私、假借字。 復:本義返回,引申為又一次。上古漢語中, 再是二次或第二次,復是又一次,沒有次數的 限制。

  虢,虞之表也。 表:本義外衣。引申為外面、外面的。與裏相 對。表裏不一、表裏河山。 注意:裏和里不同,里是居住的地方、二十五 家。 必表而出之。《論語》 表裘不入公門。《禮記》 這句話可能是強調虢、虞的相互屏障作用,並 不針對晉國。否則,難以理解。 亡:滅亡。本義逃,引申為失去、死等。

  啓:啓發,引申義。 寇:入侵、侵犯。如吐蕃发十万兵寇西川。 《资治通鉴》,引申為外敵,如日寇。 翫:習慣而不留心。引申為不認真、懈怠,如翫 忽職守、翫世不恭。 一之謂甚:通為,算作。 其可再乎:語氣詞其與疑問語氣詞乎配合使用, 句子反問的語氣很強。 輔車相依,唇亡齒寒: 輔車:面頰和牙床骨。這句用了互文見義的修 辭手法。 補:牙指大牙,齒指門牙。

  公曰:“晉,吾宗也,豈害我哉?” 對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大 伯不從,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 之穆也;為文王卿士,勲在王室,藏 於盟府。将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 能親於桓荘乎,其愛之也?桓荘之族 何罪,而以為戮?不唯偪乎?親以寵 偪,猶尚害之,况以國乎?”

  公曰:“晉,吾宗也,宗,同姓(姬)、同 祖先。豈害我哉?”對曰:“大伯、虞仲, 大王之昭(儿子)也。大伯不從,是以不嗣。 是以,所以。虢仲虢叔,王季之穆(儿子)也; 為文王卿士,勲在王室,藏於盟府。(晉國) 将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能親於桓荘乎, 其愛之也(晉爱虞国) ?(倒裝句)於,介詞,比。 其,指晉,之,指虞。桓荘之族何罪,而以為 戮?(以之作為戮的對象)不唯偪乎?唯,因為。 偪通逼,逼近,這裏有威脇之義。親以(而)寵偪, 猶尚害之,寵,在尊位。况以國(偪)乎??

  宗:本義祭祀先祖的廟,引申為同姓、同一宗族(在一 起祭祀先祖的人,即有共同祖先的人)。 補:宗是放先祖牌位的地方;廟的範圍大,往往是若 干房間的組合,其中包括宗。 豈??哉:語氣副詞和表感嘆、反問的語氣詞組合使 用,句子有極強的反問語氣。 吾、我:都可以做主語;都可以做定語,但吾更常見; 吾在上古不能做后置賓語,必須提前,我可以作后置賓 語;否定句中的賓語常用吾(提前),肯定句中的賓語 一般是用我(不提前)。 不吾知也。不知我也。

  是以:因此。 不从:不服从父命,另一说不跟在父亲身边。 嗣:本義為傳位與子,引申為繼承,繼承人、後 代。 勋:特别大的功劳。虢仲虢叔辅佐文武王灭殷商。 唯:因为。 皇:大。如 皇皇巨著 冠冕堂皇 取:本义强取、夺取。 荐:献。草——草垫——介绍、引荐、献 以:率领。腊:一种年终祭祀,这里是动词,意 思是虞国不会再有年终祭祀了(不会存在到年底)

  是以:因此。 不从:不服从父命,另一说不跟在父亲身边。 嗣:本義為傳位與子,引申為繼承,繼承人、後 代。 勋:特别大的功劳。虢仲虢叔辅佐文武王灭殷商。 唯:因为, 皇:大。如 皇皇巨著 冠冕堂皇 取:本义强取、夺取。 荐:献。草——草垫——介绍、引荐、献 以:率领。腊:一种年终祭祀,这里是动词,意 思是虞国不会再有年终祭祀了(不会存在到年底)

  其、岂:语气副词 其表示推测、商榷(委婉);表示反问。 岂表示反问语气。 矣:表示已然,即动作行为已经发生,说话者把 它作为新情况说出来。 齐人三鼓,刿曰:“可矣”。 表示将然,现在没有发生,但说话者认为将 来一定发生,说话者把它作为新情况说出来。 唯(惟)、繄:语气词,帮助表示判断语气。 哉:表示感叹的语气词。

  公曰:“吾享祀豐絜,神必據我。? 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親,惟 徳是依。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 德是輔。’又曰:‘黍稷非馨,明德 惟馨。’又曰:‘民不易物,惟徳繄 物。’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不享 矣。神所馮依,將在德矣。若晉取虞, 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

  公曰:“吾享祀豐絜,絜通潔。神必據我。? 據,依附,保祐。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 親,惟徳是依。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 是輔。’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又 曰:‘民不易物,惟徳繄物。’人們祭祀的東西

  並不改變(相同的),(但是)只有有德的人的祭品 纔是(真正)的祭品。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 不享矣。神所馮依,馮通憑。《說文· 馬部》: “馮,馬行疾也。” 將在德矣。若晉取虞,取, 攻取,滅掉。而明德以薦馨香,而,連詞,又。明 德,使德明。薦,獻,向神獻。馨香,黍稷。神其吐 之乎??之,代詞,祭祀之物。此句義:晉國也可 如虞國一樣祭祀豐潔,故神靈會保祐晉國攻打勝利, 所以虞國的祭祀豐潔不能確保虞國免于災難。

  宮之奇諫假道《左傳· 僖公五年》 弗聽,許晉使。宫之奇以其 族行。曰:“虞不臘矣。在此 行也,晉不更舉矣。” 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 虢公醜奔京師。師還,館于虞。 遂襲虞,滅之。

  弗聽,許晉使。宫之奇以其族行。 曰:“虞(虞國的灭亡)不臘矣。臘,年終 舉行的祭祀。用作動詞,舉行臘祭。在此行也, 晉不更舉矣。”更,再。舉,舉兵。 冬,十二月丙子朔,晉滅虢,虢公 醜奔京師。師還,館于虞。遂襲虞, 滅之。

  1.判斷句:虢,虞之表也。 2.賓語前置:其虞虢之謂也/將虢是滅/ 鬼神非人實親,惟德是依/惟德是輔。 3.語氣詞:矣 4.詞類活用:虞不臘矣。

  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於晉,且 貳於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汜南。佚之 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 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 ?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 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 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 亦有不利焉。?許之。

  晉侯秦伯圍鄭,(晉文公、秦穆公)以其無禮 於晉,以,介詞,由于,因為。於,介詞,對。且貳 於楚也。貳,兩屬、二心,同時交結。晉軍函陵,

  軍,動詞,駐軍。篆文字形象以車圍之形。古於野外臨 時駐軍,必以戰車圍成一圈以爲臨時營壘,營門則以二 車交搭其轅而成,故軍營門稱轅門。秦軍汜南。佚之 狐言於鄭伯曰:?國危矣!《說文· 危部》:“危, 在高而懼也。”字形從人踞崖上,而下有人形,爲墜落 之人。故危有高義,又有懼義。引申爲危險。若使燭

  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 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 ?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 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 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 煩執事。越國以鄙逺,君知其難也;焉 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 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 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 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 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 肆其西封;若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 以利晉,唯君圖之。

  夜縋而出,縋又作硾,用绳子吊着东西。見 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 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逺,鄙, 用作動詞,用…邊邑的地方。亦可作使動,使…鄙 逺。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說

  文· 阜部》:“陪,重土也。”爲土上加土,故有 “增加”義。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 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行無資, 居無食)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賜, 恩惠。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

  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 其西封;肆,伸展。若不闕秦,闕通缺。將焉 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

  秦伯説,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 揚孫戍之,《說文· 戈部》:“戍,守邊 也。”爲人持戈形。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 人之力不及此。微,假如不是。因人之力 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所與,同盟 者。與,聯合。不知。以亂易整,不武。 吾其還也。?亦去之。之,代詞,代鄭國。

  一.古今字、通假字 1.若舍鄭以爲東道主。(舍後作捨) 2.共其乏困。(共後作供) 3.若不闕秦。(闕通缺) 二.語法 1.省略於的處所補語:晉軍函陵,秦軍氾陵。 2.判斷句:是寡人之過也。 3.使動用法:越國以鄙遠。 4.賓語前置:夫晉何厭之有? 5.雙賓語:且君嘗爲晉君賜矣。 6.虛詞?微?表排除之否定。微夫人之力不及此。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于曲 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 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 我。擊之,必大捷焉。”

  別內也。”因《春秋》爲魯史,故《春秋》、 《左傳》記魯公死皆曰薨,記他國諸侯死皆曰卒。 庚辰,將殯于曲沃。殯,停柩待葬。《禮記· 王 制》:“天子七日而殯,七月而葬;諸侯五日而 殯,五日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殯,三月 而葬。“棺/柩”有別:虛者爲棺,實昔爲柩。晉 文公之祖父武公因曲沃而兼有晉國,其祖廟皆在 曲沃,故文公死,必殯於曲沃,有死後辭別祖廟 之意。出絳,(晉國都,今山西翼城縣東南)柩

  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 (祭祀與戰爭)將有西師過軼我。軼,後車超 過前車。過軼,越過。擊之,必大捷焉。?

  僖公三十二年:前628年。 蹇叔:宋国人,秦国客卿,秦穆公的上大夫。 晋文公(姬重耳):献公之子,春秋第一强国的缔造者。 晋襄公(姬欢):温文尔雅,善纳箴言 秦穆公(嬴任好):秦国始盛之君。正妻为献公之女, 文公之妹。

  卒:本义是隶役穿的衣服。后来指底层的官吏、士兵。 卒有完结义,引申为最终,引申为死。 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诗·豳风·七月》 卒廷见相如。《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卒在上古有特定的含义: 天子死叫“崩”,诸侯死叫”毙”,大夫死叫“卒”, 士死叫“不禄”,庶人死叫“死”。《左传》称鲁国君 死为毙,称其他诸侯国君死为卒,以为内。 卒有仓促义,通“猝”。 殡:从歹,宾声。“歹”,本作“歺”(破损的骨头) , 音 ?,隶变以后成为“歹”。汉字部首之一。从“歹” 的字多与死、坏或不吉祥等义有关,如死、歼、残等。 本义:停柩待葬。

  《禮記·王制》:“天子七日而殯,七月而葬;諸侯五 日而殯,五日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殯,晉文公 之祖父武公因曲沃而兼有晉國,其祖廟皆在曲沃,故文、 公死,必殯於曲沃,有死後辭別祖廟之意。 柩:装了尸体的棺材。未装的是棺。 卜偃:卜是身份,偃是名字。庖丁、瞽叟、草芥。 拜:

  大事:上古大事多指战争和祭祀。 軼:后车超过前车,这里是越过、经过。 焉:句末语气词。指示意味没有完全消失但已经很弱。

  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 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 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 以襲逺,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逺主備 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 勤而無所,必有悖bè i心。且行千里,其 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 乙,使出師于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 ?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 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 木拱矣。!?

  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自,介詞,從。 使,使人。于,介詞,向。?鄭人使我掌其北 門之管,若潛師以來,潛,隱蔽地行動。潛師, 秘密行軍。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訪, 咨詢。諸,兼詞,?之於?的合音。蹇叔曰: ?勞師以襲逺,非所聞也。(?不讚成? 的委婉語)師勞力竭,逺主備之,無乃不 可乎?無乃…乎,大概…吧。師之所為,鄭必 知之。勤而無所,無所,無收獲。必有悖bè i 心。悖心,逆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

  杞子:与逢孙、杨孙驻守郑国国都。 国可得:国都可得。 访:咨询。 劳:辛苦。劳师,使军队辛苦。 竭 : (形声。字从立,从曷,曷亦声。“曷”意为 “胸部”、“胸部起伏”。“立”指“站起来”。“立” 与“曷”联合起来表示“身负重物站立起来”。本义: 举重、负重。引申义:用力到达极限。本文指耗尽。 备之:之指秦军,指做好防御工作防备秦军。 无奈不??乎:大概不可以吧,这是用委婉的说法。 为:繁體“為”。本義就是做事、干活。 勤:做事尽力,不留力气;劳苦。勤有帮助义,如勤王。 辞:告别;不接受;躲避(不辞劳苦)。优美的言辞; 讲话(请~于军)

  出师:行出师之礼。 哭:哀聲也;泣:無聲出涕;咽:嗌。 尔、汝:区别不大,但尔多用于上对下,尊对卑,有 时含有不敬的意思。 中寿:六十多岁

  公辭焉。辭,推辭,沒接受,不同 意。焉,代詞,他的觀點。召孟明、西乞、 白乙,使出師于東門之外。于,介詞, 從。蹇叔哭之,之,代詞,代軍隊。曰: ?孟子,吾見師之出,之,介詞,介

  蹇叔哭師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 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 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臯之 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 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 焉。? 秦師遂東。

  蹇叔之子與師,與,參加。哭 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 殽有二陵焉:焉,兼詞,在那裏。其 南陵,夏后臯之墓也;其北陵, 文王之所辟風雨也。辟為避的古字 必死是間,間,當中。余收爾骨 焉。?焉,兼詞,在那裏。 秦師遂東。東,方位名詞作動詞,

  一.通假字、古今字: 1.殽有二陵焉.(殽通崤) 2.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辟後作避) 二.語法 1.複雜謂語:卜偃使大夫拜,將有西師過軼我。 2.主謂詞組作主語、謂語:師之所爲,鄭必知之。 3.主謂詞組作賓語:吾見師之出而不见其入也。 4.判斷句:其南陵,夏后臯之墓也。 5.兼詞:穆公訪諸蹇叔、殽有二陵焉、余收爾骨焉。 6.?焉?作代詞:公辭焉。

  晉靈公:前620年—前607,名夷皋,文公之孫,襄 公之子。亂而不損曰靈。 趙盾:嬴姓,趙氏,晉正卿,赵衰之子,杰出的政 治家。 士季:名會,晉大夫。 鉏麑:晋国著名的力士。 提彌明:赵盾的车右(類似今天的衛士)。 趙穿:晉大夫,趙盾的堂弟。 董狐:晉太史,成語有“董狐直筆”。 首山:今永济县南。翳桑:首山一地名。

  晉靈公不君。厚斂以彫牆。從臺上彈人 而觀其辟丸也。宰夫胹熊蹯不孰,殺之, 寘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趙盾、士季見 其手,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曰: “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 則子繼之。”三進及溜,而後視之。曰: “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qǐ首而對曰: “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夫如是,則能 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 豈唯羣臣賴之。又曰:‘衮職有闕,唯仲 山甫補之。’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衮不 廢矣。

  斂:收集,聚集;徵收;賦稅。 彫:用彩畫裝飾。 宰夫:負責宰割和膳食的官。 胹:過熟曰胹(孔疏),即燉。 蹯:野獸的足掌。如虎蹯。 畚:箕畚,一種容器,形制如今天的簸箕。 載:用車拉;一說用頭頂。 患之:之指代“宰夫胹熊蹯不孰,殺之,寘 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患,憂慮、擔心。 觀:看(帶有某种目的);見(強調看見、看 到);視(看的動作) 衮:古代君王的礼服。 廢:房屋倒塌;倒塌;废弃。

  晉靈公不君。君,名詞用作動詞,行君道。 厚斂以彫牆。厚,使動用法,使?重(多), 加重 。從臺上彈人而觀其辟丸也。宰夫 胹熊蹯不孰,胹,燉。孰、熟古今字。殺之, 寘諸畚。使婦人載以過朝。趙盾、士季 見其手,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曰: “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之,代詞,代 趙盾,您。會請先,“會”是士季的字。不入, 則子繼之。”三進及溜,溜通霤,屋簷下。 而後視之。(靈公)曰:“吾知所過矣, 將改之。”

  稽qǐ首而對曰:“人誰無過,過而 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初, 鮮克有終。’克,能夠。夫如是,則能 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 也,豈唯羣臣賴之(君能有终)。又曰: ‘衮職(周宣王)有闕,唯仲山甫補 之。’ 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衮不廢 矣。

  猶不改。宣子驟諫。公患之, 使鉏chú麑ní賊之。晨往,寢門闢 矣,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 麑退,歎而言曰:“不忘恭敬,民 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 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 觸槐而死。

  《說文·馬部》:“驟,馬疾步也。”因為馬步密 集纔能急速,故有“急、快”義,如“暴風驟雨”。 又引申“多、屢次”,來源“聚”義。公患之, 使鉏麑賊之。《說文·戈部》:“賊,敗也。 從戈,則聲。”即毀壞義,於人則爲殺害。 晨往,

  假寐,課文註釋為“不解衣冠而睡覺”。不妥, “睡”古義爲打盹,不指睡覺。麑退,歎而言

  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 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 如死也。”觸槐而死。

  患之:厭惡(宣子的)驟諫。 賊:殘害,傷害。 補:上古偷東西的人一般叫盜。搶東西的人一 般叫賊,也可叫盜(少)。偷,上古不指偷東 西的人。 假寐:不脫衣小睡。 恭敬:外表有礼;内心严肃。 问题:为什么鉏麑说赵盾不忘恭敬? 民之主:百姓的好长官,为民做主的人。

  秋九月,晉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 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曰:“臣侍君宴, 過三爵,非禮也。”遂扶以下。公嗾夫獒 焉。明搏而殺之。盾曰:“棄人用犬,雖 猛何為!”鬭且出,提彌明死之。

  秋九月,晉侯飲趙盾酒,伏甲 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曰: “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 遂扶以下。公嗾夫獒焉。明搏而殺 之。盾曰:“棄人用犬,雖猛何 為!”(賓語前置句)鬭且出,提彌 明死之。(為動用法)

  初,宣子田於首山,舍於翳桑。 見靈輒餓,問其病,曰:“不食三 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曰: “宦三年矣,未知母之存否?今近 焉,請以遺之。”使盡之,而為之 簞食與肉,寘諸橐以與之。既而與 為公介,倒戟以禦公徒,而免之。 問何故?對曰:“翳桑之餓人也。” 問其名居,不告而退。遂自亡也。

  初,宣子田於首山,田畋古今字。舍 於翳桑。舍,住一宿,又作“休息”義。見靈 輒餓,餓,因挨餓而病倒。問其病,曰: “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問之, 曰:“宦三年矣,宦,當貴族的奴隷。未知 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使盡 之,而為之簞食與肉,寘諸橐以與之。 既而與為公介,介,衛士。倒戟以禦公徒, 而免之。使趙盾免于難。問何故?對曰: “翳桑之餓人也。”問其名居,不告而 退,遂自亡也。

  乙丑,趙穿攻靈公於桃園。宣子未 出山而復。太史書曰:“趙盾弑其君。” 以示於朝。宣子曰:“不然。”對曰: “子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討賊,非 子而誰?”宣子曰:“嗚呼!‘我之懐 矣,自詒伊慼’,其我之謂矣!” 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 法不隠。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 受惡。惜也,越竟乃免。

  乙丑,趙穿攻靈公於桃園。攻,當為 “殺”。宣子未出山而復。太史書曰: “趙盾弑其君。”以示於朝。宣子曰: “不然。”對曰:“子為正卿,亡不越 竟,反不討賊,非子而誰?”宣子曰: “嗚呼!‘我之懐矣,自詒伊慼’,詒 通貽。其我之謂矣!”(賓語前置句) 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 法不隠。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 受惡。惜也,越竟乃免。

  一.古今字、通假字 1.厚斂以彫牆。(按此爲本字,彫後多作雕) 2.而觀其辟丸也。(辟後作避)3.宰夫胹熊蹯不孰。 (孰後作熟) 4 .三進及溜。(溜,古水名。通霤) 5.袞職有闕。(闕通缺)6.宣子田於首山。(田後 作畋)7.舍其半。(舍後作捨) 8.亡不越竟。(竟後作境) 9.自詒伊慼。(詒通貽) 二.語法: 1.名詞活用爲動詞:晉靈公不君。2.兼詞:置諸畚、 善莫大焉。3.前置賓語:則莫之繼也。4.使動用 法:晉侯飲趙盾酒。5.爲動用法:提彌明死之。

  成公二年:前589年 鞌:地名,今濟南附近 1齊:齊頃qǐng公(桓公之孫) 邴夏:齊侯的御者。逢páng丑父fǔ:齊侯的車右。 2鄭周父:齊侯佐車御者。宛茷f?i:齊侯佐車車右。 晉:晉景公(文公之孫,时任晋国君,未直接参战) 1郤xì克(郤献子):晉軍統帥。解張(张侯):御 者。鄭丘/緩:車右。 2韓厥:晉軍司馬(負責晉軍的軍法、祭祀)。 綦qí毋/張:晉國大夫。

  战争起因、结果:前589年,齐顷公率军讨伐鲁、 卫,鲁国及卫国派使者至晋国求援。晋君派郤克 率晋军(八百乘,60000人),讨伐齐国以救鲁、 卫。晋鲁卫联军与齐军在莘(今山东莘县一带) 交战,联军示弱诈败,撤退至鞌,齐军追击至鞌 ,联军接战,齐军惨败,被追击至淄博,被迫割 地求和。

  癸酉,師陳于鞌。邴夏御齊侯,逢丑父為右。 晉解張御卻克,鄭丘緩為右。齊侯曰:“余姑翦 滅此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卻克傷於矢,流 血及屨,未絶鼓音。曰:“余病矣!”張侯曰: “自始合,而矢貫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輪朱 殷,豈敢言病?吾子忍之。”緩曰:“自始合, 苟有險,余必下推車。子豈識之?然子病矣。” 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退從之。此 車一人殿之,可以集事。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 事也?擐甲執兵,固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 之!”左并轡,右援枹而鼓,馬逸不能止,師從 之。齊師敗績。逐之,三周華不注。

  齊晉鞌之戰:鞌之战是春秋时期著名的四大战役之一。 四大战役是:齐晋鞌之战、晋楚城濮之战、晋楚邲bì之 战、晋楚鄢陵之战。 鞌:同鞍,齐地名,“去齐五百里”。 (《谷梁传》) 癸酉,師陳于鞌。 癸酉:干支纪日法,前589年6月17日。师:双方的军队。 陈:后来写作“阵”,这里是列阵、摆阵。 御齐侯:御:驾车(又可写驭),防御、抵御多写作禦。 为齐侯御车。特殊的动宾关系,同“夫人将啟之”。 “提弥明死之”。齐侯,齐顷公。 齊侯曰:“余姑翦滅此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 余:我、我们,这里是我们。 姑:情态副词,用在动词前,表示动作暂且如此,带有暂 作某种让步的意思,相当于现汉中的“暂且先”

  翦灭:翦本义是初生的羽毛;引申为整齐的羽毛;再引 申为修剪整齐羽毛;再引申为从根部把羽毛剪去,再引 申为彻底消灭。翦、滅连用,指干净、彻底地消灭。 朝食:早饭,吃早饭。时间大约在上午九点左右。哺食: 下午饭,吃下午饭。时间大约在下午四点。 介马:介有甲义,介马即为马披甲。一说通 ,结扎马 尾。 甲衣——间隔——中介——介绍。 馳之:《说文》“驰,大驱也。从马,也声。”使劲赶 马,使马快跑。上古驰的主语是人,后来才变为马。 这句话表现了齐侯的骄傲和急躁。 卻克傷於矢,流血及屨,未絶鼓音。曰:“余病矣!” 伤於矢:被箭射伤,被动句。於,引進行爲的施動者。 屨:麻、葛制成的鞋(履战国前主要做动词,意思是践、 踏。战国后可以指鞋,多指皮革制成的鞋)。

  绝:断。病:重伤。余病矣(卻克的意思是自己快支持不 住了) 自始合,而矢貫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輪朱殷,豈敢言 病?吾子忍之。 合:交战、交锋。贯:古文字形体象绳子穿物,本义是穿 钱的绳子。如“都内之钱,贯朽而不可校”。引申为穿。 矢貫余手及肘:1箭射穿了我的手一直达到肘部;2箭射穿 了我的手和肘。《史记·齐太公世家》:“其御曰:‘我 始入,再伤,不敢言疾,恐惧士卒,愿子忍之。’遂复 战。”折以御:折断箭杆继续驾车(箭杆长不便御车)。 朱殷:黑红色,血凝固后成黑红色。 自始合,苟有險,余必下推車。子豈識之?然子病矣。 苟:如果。险:地势高低不平(上古没有危险义),这里 指难走的路。识shí:知道。然:转折连词,可是。

  卻克傷於矢??然子病矣。表現了戰況的激烈和晉軍的頑 強、英勇。 此車一人殿之,可以集事。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事也? 擐甲執兵,固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 殿:鎮守。集:群鳥停在樹上;一切事物的聚集;成功。 《左傳·襄公二十六年》:“今日之事幸而集”。集事: 成事。若之何:固定結構,怎麼能。其:表示反問的語氣 副詞。敗:會意。從貝,從攴。攴( pū),甲骨文象以手 持杖,敲擊的意思,漢字部首之一。在現代漢字中,“攴” 大多寫成“攵”,只有極少數字保留著“攴”的寫法。從 “攴”的字多與打、敲、擊等手的動作有關。敗,甲骨文 左邊是“鼎”字(小篆簡作“貝”),右邊是“攴”,表示以 手持棍擊鼎。本義:毀壞,搞壞。君之大事:國君的大事 (這裡是戰爭)。擐:穿。執:本義捉拿。拿、持。

  遂襲虞,滅之,執虞公。《左傳·僖公五年》即死:走向死 亡,赴死。即,本義為接近食物就食。引申為接近、靠近、 走向。吾子勉之:您在這方面(指以死報國)要努力啊。 (當時的習慣用語)。“之”努力的對象。 左并轡,右援枹而鼓,馬逸不能止,師從之。齊師敗績。 援:本义引、拉。如攀援、嫂溺援之以手、援助。逸:本 义是逃跑,这里是狂奔。引申为放任不受约束。敗績:1 功绩不成,相当于失败。成、败为反义词,成绩、败绩也 是一对反义词。2绩通迹,败迹,车不循常道行驶,引申 为翻车,引申为军队战阵混乱。 逐之,三周華不注。 三:概数,表示多。華不注:山名,在今济南东北。

  癸酉,師陳于鞌。陳陣古今字。邴夏御 齊侯,御又作“馭”。逢丑父為右。晉解張 御卻克,鄭丘緩為右。齊侯曰:“余姑翦滅 此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卻克傷於矢, 流血及屨jǜ,未絶鼓音。曰:“余病矣!” 張侯曰:“自始合(交戰),而矢貫余手及肘; 余折以御,左輪朱殷,豈敢言病?吾子忍 之。”緩曰:“自始合,苟有險,余必下推 車。子豈識之?然子(您,卻克)病矣。”

  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 退從之。從,聽從、依從。此車一人殿之, 殿的構意是:從人身后敲打。鎮守。可以集事。 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事也?若之何, 怎么。其,語氣詞。以,因。擐甲執兵,固 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左 并轡,右援枹而鼓,馬逸不能止,逸, 狂奔。師從之。從,跟從。齊師敗績(蹟)。 逐之,三周華不注。

  韓厥夢子輿謂已曰:“旦辟左右。” 故中御而從齊侯。邴夏曰:“射其御者, 君子也。”公曰:“謂之君子而射之,非 禮也。”射其左,越于車下;射其右,斃 于車中。綦qí毋張喪車,從韓厥曰: “請寓乗。”從左右,皆肘之,使立於後。 韓厥俛定其右。

  中御而從齊侯 中御:在车中间位置御车。从:跟随,这里是追赶。 君子:第一个贵族(韓厥氣質不同于一般御者)。 第二个为才德出众的人。 (1)春秋時期貴族男子的統稱,包含敬義。 “射其御者,君子也。”(《左傳》)(2)指統治者。 “無君子莫治野人。” (《孟子) (3)古時指有才 德的人。“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論語) (4)妻稱夫。“君子於役,不知其期。” (《詩經》) 斃于車中 毙:倒。先秦没有死亡的意思。 請寓乗。 寓:寄居。寄据的地方,如公寓。寓乘:搭车。

  從左右,皆肘之,使立於後。韓厥俛定其右。 从:就,走向,这里是指站在某个位置。肘:用肘部顶 撞。俛:同俯。

  韓厥夢子輿謂已曰:?旦辟 左右。?故中御而從齊侯。從,追趕。 邴夏曰:?射其御者,君子也。? 公曰:?謂之君子而射之,非禮 也。?射其左,越于車下;射其右, 斃于車中。綦qí 母張喪車,從韓厥曰: ?請寓乗。?從左右,從,就,站在。 皆肘之,使立於後。韓厥俛定其右。

  逢丑父與公易位。將及華泉,驂絓於木而 止。丑父寢於轏zhàn中,蛇出于其下,以肱 擊之,傷而匿之,故不能推車而及。韓厥執縶 馬前,再拜稽首,奉觴加璧以進,曰:“寡君 使羣臣為魯衛請,曰無令輿師陷入君地。下臣 不幸,屬當戎行,無所逃隠,且懼奔辟而忝兩 君。臣辱戎士,敢告不敏,攝官承乏。”丑父 使公下,如華泉取飲。鄭周父御佐車,宛茷為 右,載齊侯以免。韓厥獻丑父,卻獻子將戮之。 呼曰:“自今無有代其君任患者,有一於此, 將為戮乎?”卻子曰:“人不難以死免其君, 我戮之不祥。赦之,以勸事君者。”乃免之。

  逢丑父與公易位。公,齊侯。將及華泉,驂絓 於木而止。丑父寢於轏zhà n中,蛇出于其下, 以肱擊之,傷而匿之,故不能推車而及。韓厥 執縶馬前,再拜稽首,奉觴加璧以進,曰: ?寡君使羣臣為魯衛請,曰無令輿(衆多)師 陷入君地。下臣不幸,屬當戎行,屬,恰巧。 當,遇到。無所逃隠,且懼奔辟而忝兩君。臣 辱戎士,敢告不敏,攝官承乏。?丑父使公下, 如華泉取飲。鄭周父御佐車,宛茷為右,載齊 侯以免。韓厥獻丑父,卻獻子將戮之。呼曰: ?自今無有代其君任患者,有一於此,將為戮 乎??卻子曰:?人不難以死免其君,我戮之 不祥。赦之,以勸事君者。?乃免之。免,釋

  寢、寐、睡、眠、臥: 寢:強調躺着休息(睡着 没有睡着都可能) 寐:睡着。寝而不寐。 睡:坐着闭目休息或养神。 卫鞅语事良久,孝公时时睡,弗听。 眠:闭上眼睛,强调闭眼。 余峨之山有兽焉……见人则眠。 卧:伏在物体上睡觉。

  轏:木条编成的轻便战车。 肱:胳膊由肘到肩的部分;引申为喻强大、得 力的助手:股~之臣。 隐匿藏:

  一.異體字 1.韓厥俛定其右(俯) 二.語法 1.被動句:郤克傷於矢。 2.句中語氣詞: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事也? 3.兼類詞:右援枹而鼓。 4.方位名詞作狀語:故中御而從齊侯。 5.意動、使動用法:人不難以死免其君。

  晉人歸楚公子穀臣與 連尹、襄老之尸,于楚以 求知罃。於是荀首佐中軍 矣,故楚人許之。

  楚歸晉知zhì 罃yīng 晉人歸楚公子穀臣與連尹 襄老之尸,穀臣,楚莊王的兒子。 連尹,楚官名。于楚以求知罃。于, 介詞,向。於是荀首佐中軍矣,

  王送知罃曰:?子其怨我乎??對曰: ?二國治戎,臣不才,不勝其任,以為 俘馘。執事不以釁鼓,使歸即戮,君之 惠也。臣實不才,又誰敢怨??王曰: ?然則德我乎??對曰:?二國圖其社 稷,而求紓其民,各懲其忿以相宥也, 兩釋纍囚以成其好。二國有好,臣不與 及,其誰敢德??王曰:?子歸,何以 報我??對曰:?臣不任受怨,君亦不 任受德,無怨無德,不知所報。?

  王送知罃曰:?子其怨我乎??對曰: ?二國治戎,臣不才,不勝其任,以為俘馘。 以,連詞,因而。執事不以釁鼓,使歸即戮, 即,动词,走向。君之惠也。臣實不才,又誰 敢怨??王曰:?然則德我乎??對曰: ?二國圖其社稷,而求紓(缓和,消除)其民,各 懲其忿以相宥也,懲,惩戒,克服。兩釋纍囚 以成其好。纍,捆绑。兩,两方。二國有好,臣 不與及,其誰敢德??王曰:?子歸,何以 報我??對曰:?臣不任受怨,任,擔當。君 亦不任受德,無怨無德,不知所報。?

  王曰:?雖然,必告不穀。?對曰: ?以君之靈,纍臣得歸骨於晉,寡君之 以為戮,死且不朽。若從君之惠而免之, 以賜君之外臣首,首其請於寡君而以戮 於宗,亦死且不朽。若不獲命,次及於 事,而帥偏師以脩封疆,雖遇執事,其 弗敢違;其竭力致死,無有二心,以盡 臣禮,所以報也。?王曰:?晉未可與 爭,重為之禮,而歸之。?

  王曰:?雖然,必告不穀。?對曰:?以 君之靈,以,介詞,凴借。靈,福氣。纍臣得歸 骨於晉,寡君之以為戮(名词),死且不朽。 若從君之惠而免之,以賜君之外臣首(荀 首),首其請於寡君而以戮於宗,其,如果。 課文註為?將?,不妥。亦死且不朽。若不獲 命,(如果得不到命令,即晉君不同意我父親這樣做) 次及於事,而帥偏師以脩封疆(保卫边疆), 雖遇執事,其(将)弗敢違;其竭力致死, 無有二心,以盡臣禮,所以報也。?王曰: ?晉未可與爭,重為之禮,而歸之。?

  語法 1.?雖然?是詞組:於是荀首佐中軍矣, 雖然,必告不穀。 2.成分省略:(此)君之惠也。 3.前置賓語:又誰敢怒?其誰敢德? 4.雙賓語:重爲之禮而歸之。

  祁奚請老。晉侯問嗣焉,稱解 狐——其讎也。將立之而卒,又問 焉。對曰:?午也可。?於是羊舌 職死矣。晉侯曰:?孰可以代之?? 對曰:?赤也可。?於是使祁午為 中軍尉,羊舌赤佐之。

  祁奚請老。晉侯問嗣焉,稱解 狐——其讎也。將立之而卒,又問 焉。對曰:?午也可。?午,祁午。 於是羊舌職死矣。於是,在這個時候。 晉侯曰:?孰可以代之??對曰: ?赤也可。?於是使祁午為中軍尉, 羊舌赤佐之。

  君子謂祁奚於是能舉善矣。稱其 讎,不為諂chǎn;立其子,不為比bì ; 舉其偏,不為黨。商書曰:?無偏無 黨,王道蕩蕩?,其祁奚之謂矣。解 狐得舉,祁午得位,伯華得官:建一 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夫唯善,故 能舉其類。詩云:?惟其有之,是以 似之。?祁奚有焉。

  君子謂祁奚於是(在这件事上)能舉 善矣。稱其讎,不為諂chǎn ;諂,諂媚, 討好。立其子,不為比bì ;比,為私利無原 則地结合,此指偏愛自己親人。舉其偏,偏, 直屬的下級。不為黨(袒护自己的同类)。商 書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蕩蕩, 平坦開闊,此指公平無私。其祁奚之謂矣。 解狐得舉,祁午得位,伯華得官:建 一官而三物成,能舉善也。夫唯善, 故能舉其類。詩云:?惟其有之,是 以似之。?祁奚有焉。(之,代词,代德)

  語法 1.兼詞:晉侯問嗣焉。 2.詞組?於是?:於是羊舌職死矣、君子 謂祁奚於是能舉善矣。對比?於是使祁 午爲中軍尉?。 3.成份省略、判斷句:其讎也。 4.前置賓語:其祁奚之謂矣。 5.焉相當於之;祁奚有焉。

  鄭人游於鄉校,以論執政。然明謂子 産曰:?毁鄉校如何??子産曰:?何 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議執政之善 否pǐ?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 吾則改之。是吾師也,若之何毁之?我聞 忠善以損怨,不聞作威以防怨。豈不遽止? 然猶防川:大決所犯,傷人必多。吾不克 救也;不如小決使道,不如吾聞而藥之也。 然明曰:?蔑也今而後知吾子之信可事也, 小人實不才,若果行此,其鄭國實頼之, 豈唯二三臣??仲尼聞是語也,曰:?以 是觀之,人謂子産不仁,吾不信也。?

  鄭人游於鄉校,以論執政。然明(人名) 謂子産曰:?毁鄉校如何??子産曰:?何 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退,工作完毕。以 議執政之善否pǐ?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 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師也,若之何毁之? 我聞忠善以損怨,忠善,行忠善。不聞作威以 防怨。豈不遽止?然猶防川:大決所犯,傷 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決使道,不如 吾聞而藥之也。然明曰:?蔑也今而後知吾 子之信可事也,信,确实。小人實不才,若果 行此,其鄭國實頼之,豈唯二三臣??仲尼 聞是語也,曰:?以是觀之,人謂子産不仁, 吾不信也。?

  語法 1.偏義複詞,兼詞:夫人朝夕退而遊焉。 2.前置賓語:何爲? 3 .主謂結構作謂語,連詞?則?表對舉: 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 之。 4.判斷句:是吾師也。 5.意動用法:不如吾聞而藥之也。 6.小句作賓語:蔑也今而後知吾子之信可 事也。

  五言詩。語曰:唇亡則齒寒。穆公访诸蹇叔。 報而罪之。 忠告而善道之。退避三舍。師進 次于徑。文公如齊,惠公如秦。名聲馳於後 世。驟雨。世襲。奔而殿。

  (一)普通字典、詞典類 字典、詞(辭)典 (二)有專門用途的語文工具書 (三)索引和引得 把書中的句子或詞摘錄下來,標明出處和頁 碼、按一定的次序排列起來以供查檢的資料, 又叫?引得?。

  (一)《康熙字典》 张玉书、陈廷敬等编纂的。按部首排列, 共214部。該書除引用古代韻書、字書外, 還引用古註,便于查閱古音古義。

  (二)《漢語大字典》 收單字五萬六千個左右。《漢語大字典》 編輯委員會編纂,徐中舒為主編,李格非、趙 振鐸為常務副主編,共8冊。對于多義字,按 本義、引伸義、假借義順序排列。

  (三)《辭源》 商務印書館編印,出版于1915年。1983 年出版修訂本。新版《辭源》為古代漢語專 門工具書。四個分冊,每個分冊後都有四角 號碼索引,全書後附有拼音索引,查檢比較 方便。

  (四)《漢語大詞典》 羅竹風主編,1986年—1993年出版。 共12卷。本詞典除對單字本身的意義縯變加 以總結外,更側重于收列一般詞語的意義, 着重從詞語的歷史縯變過程加以全面的闡述。

  (五)《說文解字》 《說文解字》簡稱《說文》,東漢許慎 著。因為本書對獨體的?文?和合體的?字? 加以說解,所以叫《說文解字》。本書收篆 文9353個,重文1163個,按540部首排列。 是我國第一部繫統分析字形攷求本義的字典,

  (六)《經籍纂詁》 清人阮元主编,嘉庆三年(公元 1798年)出版。是一部專門收集唐代以 前各種古書註解的字典。

  (七)《經傳釋詞》 清代王引之著,嘉慶24年(公元1819 年)出版,本書共釋虛詞160個。本書只從 西漢及其以前的古籍中選取例句,重點在 解釋虛詞的特殊用法,一般的用法從略。

  (八)《故訓滙纂》 今人武漢大學宗福邦等主編。本 書從1985年開始,到2003年商務印書 館出版,歷時18年。它是《經籍纂詁》 的繼承和發展。

  (九)《詞詮》 楊樹達著,1928年由商務印書館 出版,1954年後改由中華書局出版。 所講的內容既包括虛詞的通常用法, 也包括虛詞的特殊用法。

  (十)《詩詞曲語辭滙釋》 近代人張相著,1953年中華書 局出版,后來曾多次重印。這部書 能夠幫助讀唐宋元明間詩詞曲的人 暸解這些特殊詞語意義和用法。

  (十一)《十三經索引》 作者叶绍钧,中华书局,1983出 版。这部索引可以用来查考十三经中 所有文句的出处。

  《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 《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论语》《孝 经》《尔雅》《孟子》

  一、從差異的程度看: (一)古今意義完全不同 有些詞從形體看,古今一致,從意義看,迥 然不同。如?行李、去、走、該、簡易? (二)古今詞義微殊(同中有異)既有某些相 同點,又有各種不同之處。 訪、斃、無賴;怨、恨;謠言、爪牙、卑鄙、 下流、賄;坐、金。

  二、從詞義變化的範圍看: (一)縮小 臭、子、弟、宮、穀、禽、瓦 (二)擴大 菜、皮、商、翁、河、江 (三)轉移 羹、湯、墳、官、犧牲、烈士

  一、單音詞 只有一個音節(注意:不是語素)的詞。古 代漢語詞滙以單音詞為主,與單音詞相比, 複音詞居少數。

  (一)复合詞: 1.專名复詞:這類詞多屬人名、地名、國名、官職 名、著述名、年號以及其它一些名號。如“管仲、新 野、左師、左傳、太元”等。

  2.加綴复詞:其中一個語素表示概念,另一個是附加 成分,充當前綴或者后綴。 如:?有夏,有北;言告、言歸; 晏如,藹如 ? 。 3.偏義复詞: 由兩個意義相反或相近的單音詞作為 語素組成的詞。其中只有一個語素有意義,而另一 個語素只充當音節的作用,而無實際意義。如: 今有一人,入人园圃,窃其桃李。《墨子· 非攻》 懷怒未發,休祲降於天。《戰國策· 魏策四》 生子不生男,有緩急,非有益也。《史記· 文帝本紀》 無羽毛無以馭寒暑。《列子· 杨朱》

  第一,偏义复词到底偏在哪个语素的意义,视具体语 言环境而定。 1.凶年,大夫不得造车马。 《礼记· 玉藻》 2.先帝尝与太后不快,几至成败。《后汉书· 何进传》 第二,不能凭空指某词为偏义复词,而要在具体语言 环境中视某个复合词的实际用法而定。 1.《说文· 卮部》:?卮,圓器也。所以节饮食。《易》 曰:‘君子节于饮食。’? 2. 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今?作息时间?、 3.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 劉蘭芝《孔雀東南飛》

  4.同義複詞:倉廩、祭祀、謹慎。 5.其他比較固定的組合:天子、將軍、執事、昏昏 注意: 構成同義複詞的兩個詞經過一個臨時組合的 過渡階段才最終成為一個詞。

  4.同義複詞:倉廩、祭祀、謹慎。 5.其他比較固定的組合:天子、將軍、執事、昏昏 (二)單純詞 連綿詞: 倜儻、忸怩(雙聲:聲母相同、相近); 徘徊、逍遙(疊韻:韻母相同相近);輾轉、繽紛 (雙聲疊韻);浩蕩、滂沱、狼藉(非雙聲疊韻) 連綿詞往往有幾種寫法(踟蹰、踯躅、踌躇、首鼠、 犹豫、狐疑),逶迤有83種寫法。 疊音詞:斤斤、坎坎、丁丁 音譯詞:浮屠(佛陀)、琉璃、琵琶、葡萄。

  词本来的最初的,也就是刚刚诞生时的意义。 与词的书写形式符合,并且有文献证据的意义 。 木:树

  斧斤以时入山林。《孟子》 斤:砍伐树木的工具 以斤为构件的字:斩、斫、折、断、析……

  字,乳也。《说文解字· 子部》段注:人及鸟生 子曰乳。 妇人疏字者子活,数乳者子死。《论衡》 苦山有木,其实如兰,服之不字。《山海经》 字:生子或生育后代 段玉裁:独体为文,合体为字。

  (5)未来 来:小麦。 贻我来牟。《诗经》 2.区分本义和形体义 形体义:汉字形体直观显示出来的意义。

  在本义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与本义有关联的意义。 1.朝闻道,夕死可矣。早上《论语》 2.盛服将朝。朝见《左传》 3.使妇人载以过朝。朝廷《左传》 4.一朝天子一朝臣。朝代《牡丹亭》

  4.闻琴瑟之声,则应节起舞。节拍《促织》 5.长幼之节,不可废也。礼节《论语》 6.强本而节用。节约《荀子》

  1.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缝隙《庄子》 2.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中间《论语》 3.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加入、参加《左传 》

  4.故令人持璧归,间至赵矣。小路《史记》 5.(惠王)与之间有所言。私下里《韩非子》 6.故君臣多间。嫌隙、隔阂《左传》 7.非圣智不能用间。间谍《孙子》 8.间其君臣,以疑其心。离间《史记》

  道:路 方法 规律 特:公牛 男性配偶 优秀的人 少有、突出 1.家生一犬,形如小特。公牛《蛮书》 2.髧彼两髦,实维我特。男性配偶《诗经》 3.百夫之特。优秀的人《诗经》

  词义引申的民族特点 舆:方地为舆,圆天为盖。宋玉《大言赋》 carriage

  一.同義詞: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詞之間只要有一個義 項相同、相近就是同義詞(意義相同或相近的詞)。 言、語;疾、病;追、逐;報、告;園、圃;宮、室。 二.同義詞辨析的作用 有助于準確深入領會文言作品的意義。 (1)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恐深。《扁鵲見蔡桓公》 (2)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 《說文》:疾,病也。病,疾加也。 (3)亮疾病,卒于軍。《三國志· 諸葛亮傳》

  (4)位尊而無功,奉厚而無勞。《觸龍說趙 太后》 (5)食不语,寝不言。《论语》 (6)言有召禍也,行有招辱也。《勸學》

  徒勞無功、勞苦功高 功:成績,成就;勞:耗費氣力,付出勞動。 三.同義詞辨析的角度 1.如果是名詞,考慮所指的形制、功能、材 料、規模範圍。門、戶;園、圃;模、 範; 簡、牘 ;宮、室。 2.如果是動詞,考慮動作自身的方式狀態、 動作發出者、接受者的情况,動作憑藉的事 物。搖、撼;追、逐;芻、豢;負、擔。 3.如果是形容詞,考慮事物的性状特征、所 聯繫的方面。饥、饿;肥、腯;困、乏。

  4.還要注意從語法角度辨析 之、往;恥、辱;畏、懼 注意:古代漢語註釋書中常有渾言、析言 的說法,渾言就是泛指,析言就是特指。 禾:十月納禾稼《七月》 黍稷重穋,禾麻菽麦《七月》 恭:不忘恭敬,民之主也《左傳》 居處恭,執事敬《論語》

  一.詞的本義:詞的本來意義,但不一定都 是原始意義。 二.詞的引伸義:是從詞的本義?引申?出 來,或者發展出來的,分為近引伸義和遠 引伸義。如?兵?的本義是一種兵器,引 申為?士兵?,再引申為?軍隊?。 三.掌握本義的意義 掌握詞的本義就可以提綱挈領,以簡馭煩, 使紛繁的詞義條理清晰,脉絡分明,有助 于深入領會由本義派生的各引伸義,把握 詞義繫統的全局。例舉?益、及、解?如 下:

  (1)水漫出來。動詞。《呂氏春秋· 察 今》:澭水瀑益。 (2)增多,增加。動詞。《觸龍說趙太 后》:少益嗜食,和于身。 (3)富裕。 形容詞。《呂氏春秋· 貴當》: 如此者,其家必日益。 (4)利益、好處。名詞。 《尚書· 大禹 謨》:滿招損,謙受益。 (5)更加。副詞。《孟子· 粱惠王上》:如 水益深,如水益熱。

  (1)追趕上。動詞。《齊晉鞌之戰》:故不能 推車而及。 (2)到達。動詞。 《齊晉鞌之戰》:將及華泉。 (3)到那個時候。 《齊晉鞌之戰》:病未及死, 吾子忍之。 (4)趁這個時候。《觸龍說趙太后》:願及未 填溝壑而托之。 (5)品行趕得上。《論語· 公冶長》:非爾所及。 (6)涉及。 《論語· 公冶長》:言不及義。 (7)與。連詞。《鄭伯克段于鄢》:生莊公及 共叔段。

  (1)判,剖分也。《庄子· 养生主》:庖丁爲文惠君 解牛。 (2)離散也。《汉书· 张耳陈馀传》:恐天下解也。 (3)說也,析言事理也。《荀子· 非十二子》:閉約 而無解。《史記· 吕后紀》:君知其解乎? (4)脫也,免除也。《禮· 曲禮》:解屨不敢當階。 (5)開放也。《后漢書· 耿純傳讚》:嚴城解屝。 (6)曉悟也。《三國志· 魏志· 賈詡傳》:太祖遂與韓 遂、馬超戰渭南,問計於詡,對曰:?離之而已。? 太祖曰:?解。? (7)意識也。詳?見解?條。 (8)消釋怨隙。如云和解。 (9)達也。《莊子· 秋水》:無南無北,奭然四解。

  《辭海》對“解”註四個音,27個 意義,我們只是取其前9個意義進行分析。 第九義是不準確的。成玄英註《莊子》 曰“奭然無礙。”可見“四解”是四面 开放的意思,應與第五義合並。“解” 的本義是解牛,直接引申為分解動物。 由分解動物再引申為解體。由分解動物 還引申為“解結”。從解繩結再引申為 解脫,為解說、為曉悟、為見解、為和 解。歸納起來只有三個意義。列圖表如 下:

  (一).字形分析法,使用這種方法必須有文獻上 的參證。 (二).多義歸納法:運用詞義縯變規律,推斷詞 的本義,以彌補字形分析法的局限。 1.通過分析漢字結構來探求本義:字形是指古漢 字形體(主要是象形字),主要指甲骨文、金 文、小篆。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中主要是 通過分析小篆的字形來探求詞的本義。許慎由 于沒有見到甲骨文,因此他所作的本義分析有 許多是不正確的。因此我們分析詞的本義在借 鉴《說文》的基礎上,還要比照甲骨文、金文 以及其它古文字資料,參證古代文獻,進行綜 合考察。例举如下:

  臣:《說文》:“臣,牽也。事君者也。 像屈服之形。”甲骨文寫作“”,金文 寫作“”,都像竪目之形。郭沫若說: 人首俯則目竪,所以像屈服之形者。我 們從若干從“臣”的字也可以證明“臣” 為竪目之形。如甲骨文、金文、篆文中 的“望”都從“臣”,作 或 ,“望” 的本義是往遠處看,字形像一個人站在 地上遠看或看月亮。“臨、卧(臥)” 也都是從“臣”。

  啓:甲骨文寫 ,又作 。《說文》:“啓,教 也。”《論語》:“不憤不啓。”《鄭伯克段 于鄢》:“夫人將啓之。”分析甲骨文的字形, 正像用手開門。再參照古代文獻,恰是姜氏作 內應打開城門,二者契合。可知“開門”是 “啓”的本義。《說文》訓“教”是引伸義。 元:《說文》:“元,始也。從一,兀聲。”金 文寫作 ,身體作陪衬,突出頭部,表明同頭 部的意義有關。《左傳僖公三十二年》:“狄 人歸其元,面如生。”是說狄人送囬陳軫的頭 颅,面色像活着一樣。可見“元”的本義是 “人頭”,許慎所釋是引伸義。

  2.通過多義歸納推斷本義:用字形推斷本 義,固然可行,但純粹表意數量詞有限, 完全使用這種方法未免太狹,還需要運 用詞義縯變規律,通過多義歸納的方法 以求得本義。因為詞義的遞系衍生是有 規律可循的,通常是由具體到抽象,由 個別到一般。詞義的衍生總是先後有序, 層次井然,而又互相糾結的。按詞義繁 衍的邏輯順序逐個攷察,就不難找到它 的本義。下以“即”为例试作说明:

  1.走近,靠近。《詩經· 氓》:來即我謀。 2.走向(抽象方面)《左傳· 成公二年》:擐甲 執兵,固即死也。 3.就位。《儀禮· 士冠禮》:即位于門東。 4.登上君主的位置。《鄭伯克段于鄢》:极莊公 即位。 5.在酒席上坐。即席赋诗。 6.就席。《儀禮· 士冠禮》:右還即席坐。 7.就在當前的時間。《鴻門宴》項羽即日因畱沛 公與飲。 8.副詞。就。《戰國策· 楚策》:[蘇秦]即隂與燕 王謀。

  抽象意义的走向 走向,靠近 就位 登上君主位置 就席 在酒席上 就在此时此地 就(副词)

  詞義引申規律:引申就其個別階段來說, 是由一個義項延伸發展出另一個與之有關的 新義項。引申規律指的是甲乙兩個義項彼此 相關或甲乙兩個同源詞之間意義相通的規律。 引申規律主要有: (一)時空的引申:表示時間、頻率、速度 的意義,常常與表示空間、密度的意義相關。 如“間”的本義為“縫隙”,特點是空間距 離狹小,引申為 “時間短”,如“有間”。 “朝”既有“朝廷”義,又有“早晨”義。 “緩”由時間長、緩慢義,引申為“地域寬 緩”。“時”表時間,而它的派生詞“塒、 蒔”都能表示空間義。

  (二)因果的引申:作為原因的事物與作為結果的 事物意義往往相通,如“厭”有“飽”義,如 《汉书· 鲍宣传》:“今貧民菜食不厭,衣又穿空, 父子夫婦不能相保,誠可爲酸鼻。” 颜师古 注: “厭,飽足也。”因“飽”而“滿足”,如《左 传· 僖公三十年》:“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 , 又欲肆其西封。”又因“過飽”而“嫌惡、討 厭”。如《论语· 宪问》:“夫子時然後言,人不 厭其言。”“屬”義“連接”而“隷屬”。汉王 充《论衡· 说日》:“臨大澤之濱,望四邊之地與 天屬,其實不屬,遠若屬矣。” 《庄子· 德充符》: “眇乎小哉,所以屬於人!”“斷”是“斷裂”, 因“斷裂”而使物成為“片段”,“段、斷”同 源。

  (三)動靜的引申:動態與靜態相關,主要有: (1)動作與其所産生的狀態和事物相關,前者是 動詞后者是形容詞。如“習”本義是“鳥學飛時 多次練習,即數飛”,多次重複練習,産生的狀 態是“熟悉、習慣”。“會”是“聚合”,许多 人聚合即成“會議、盟會”; (2)工具和使用它的動作相關,前者是名詞,后 者是動詞。如“柄”是“把柄”,持柄的動作叫 “秉”,“柄、秉”同源。“鼓”是樂器,引申 為擊鼓的動作。又如:右—佑—祐,左—佐 (3)物件與專門施於它的動作有關。如“耳”派 生出割耳的刑罰“刵”,“魚”派生出捕魚的勞 動“漁”等。

  (四)施受的引申:古漢語施受同詞的現 象非常普遍,很多動詞兼有施、受二義。 如“享”既是“享獻”,又是“享受”。 如《汉书· 司马相如传下》:“ 康居、西 域 ,重譯納貢,稽首來享。” 颜师古 注: “享,獻也,獻其國珍也。”“乞”既 是“施予”,又是“求告別人給予”, 如《汉书· 朱买臣传》:“妻自經死, 買 臣乞其夫錢,令葬。” 《左传· 定公二 年》:“ 邾莊公與夷射姑 飲酒,私出。 閽乞肉焉,奪之杖以敲之。”

  (五)正反引申:在客觀現實中,兩個相反的現 象和兩個對立的事物常常相關,因而正反義同 詞與正反義同源的現象多見。如“副”有“分 割”義,又有“合並”義,。《诗· 大雅· 生民》: “不坼不副,無災無害。” 陆德明 《释文》: “副,孚逼反,《説文》云:分也。《字林》 云:判也。”段玉裁曰:“副之則一物成二, 因仍謂之副,因之凡分而合者皆謂之副。”即 “符”義。又如“亂”本義是“治絲”,絲由 紊亂而整理成條理,所以“亂”兼有“紊”與 “治”義。《书· 顾命》:“其能而亂四方。” 蔡沈 注:“而,如;亂,治也。”又如“被 (披)”源于“皮”,有“表皮”之義,表皮 覆蓋在物件上將全物掩蓋,而表皮本身卻露在 外,因“被”有“覆蓋”和“現露”義。

  (六)同狀的引申:不同事物的外部(包 括形狀、性能、功用等等)相似,可以 共名或同源。如“題”是人或動物的額, 文章的命名總是在最前,如額之顯要, 所以也稱為“題”。“管”是一種樂器, 古代的鈅匙與其相似,所以也稱為 “管”。酒器的形狀似爵(雀)而稱為 “爵”。“聰”,耳力好,知識容易進 入,智力通達。“窗”,光綫容易進入, 陽光“聰、窗”同源。比喻義一般是這 類引申形成的。

  (七)同所的引申:事物與它所具有的形狀, 或同一事物上共存的形狀,可以共名或同源。 (1)物與狀相關:如“橫”是門閂,因其橫 直,所以引申為“橫竪”的“樹”。“孔” 是中空的,所以由“空”派生的。“灣”是 水的迂曲。

本文链接:http://rachmashop.com/dongbufuheci/367.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