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专访 司马翎教授:汉语的动词短语层级与宾语位置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16 21:43 | 查看: | 回复:

  司马翎(Rint Sybesma)教授于1987年在荷兰莱顿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92年在该校获得博士学位,现任荷兰莱顿大学汉学院中文系教授。他专攻汉语句法学,研究普通话和粤语的句法现象,同时也关注中国境内语言。司马教授近年主持编纂了Encyclopedia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1、司马翎教授您好!作为一名汉语的非母语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汉语产生兴趣的呢?为什么选择将汉语作为自己的研究课题?

  这其实是个偶然的事情。中学时期我就决定以后要学语言学。不过根据当时荷兰的大学制度,本科没有语言学专业,硕士阶段才开设语言学专业。那么我就想,我本科学什么呢?我纯粹是站在硕士读语言学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中学的时候,我已经学过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古希腊语;如果打算硕士读语言学,那本科阶段我最好是学一门新的语言。于是我就在汉语、日语和阿拉伯语当中做选择,尽管那时候我对中国、日本、阿拉伯这些国家都不感兴趣。接下来我再看课程设置,选择日语专业的话,要同时学古代汉语,选择汉语专业的话,要同时学日语,我的想法是,既然学汉语可以多学一门语言(日语),那就选汉语,于是我选择了汉学专业,学习内容除了语言之外,还包括了中国历史、文学、文化之类的东西。

  学习汉学一个月之后,我就彻底爱上这个学科了。此前我对自己国家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历史有一定认识,也了解过欧洲之外一些国家的历史。而学习汉学使我忽然间发现了一个那么不一样的世界,当中的文化、看法非常吸引我,有段时间我甚至想放弃本科毕业后学语言学的计划,继续学中国历史、中国文学。当然,本科毕业后我还是回归原来的计划,学习语言学。由于有了汉语的基础,后来在语言学系学习时,我都把所学知识与汉语联系起来,加以应用。

  2、您刚刚谈到了学习很多不同国家语言的经历。接触汉语、深入研究汉语后,您觉得跟这些语言相比,汉语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我的心得是,想要彻底了解句法、了解句法理论,就非研究汉语不可。汉语little v的概念源自英语研究,不过要知道,英语是沒有显性little v的。但我们也知道,little v肯定有一个句法位置在那儿,尽管从来没有标记它的成分,因为我们看到汉语有,最起码我认为“把”就占little v的位置。

  其他与动词结构相关的句法问题也可由汉语入手。如完结类(accomplishment)和达成类(achievement)是结构上的区别,在句法上,后者比前者多一层,汉语普通话和方言就有一些例子能够体现这一点——句子(1)首先有一个活动类动词“弄”,加上一个节点“坏”,就成为完结类谓语,再加上一层“掉”,就变为达成类谓语。而完结类、达成类的一个区别在于,前者勉强能搭配进行时态(progressive),如(2)、(3),而后者一定不能搭配进行时态,如(4)、(5)。可见,不同类型的事件在汉语里体现为不同的层次,要研究句法就要研究汉语。

  3、您这回到访香港,带来了《百科全书》,也带来了关于汉语时态的研究成果。能再和我们分享一下您近期感兴趣的语言学话题吗?

  《百科全书》的工作现在告一段落,下一步我准备研究宾语位置的相关话题。汉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例如闽南话、吴语这些汉语方言的宾语位置与普通话、粤语不同。虽然普通线),但对于有的方言,这种宾语在动词之前的语序是必须的。那么问题就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然,前人已经研究过一些与宾语有关的现象。例如下面几个句子听起来很有意思。听到前半句时,我们通常理解为信写完了、李四被杀死了、圈画好了。但很多人认为,句子(8)能接受,因为没写完的“信”也算是“信”,相比之下,(10)一定不能接受,因为没画完的“圈”不是“圈”。这种分析着眼于宾语本身的性质。但我认为,这些现象未必与名词本身的性质有关,而是与名词的位置有关。研究宾语的位置问题,也就成了我接下来要开展的工作。

本文链接:http://rachmashop.com/dongciduanyu/292.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